第一章:苏纯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十里红妆映霞裳,佳人闺房脂凝香。

    熏香幽梦迁思舞,青丝雀跃随风扬。

    回眸一笑遮羞涩,秀稚眉目微忧伤。

    她,一身红妆。

    苏纯,今夜出嫁。

    红柚满屋,喜气溢扬,倩影站在窗前,纤细的手扶着窗沿,美目看着窗外,一望红光无际,红光似是灯笼所映,微微低头,抚手碎了碎身上的红绸,有些无奈,似喜还忧。

    抬头,床间还放着一个显眼的红盖头,朱唇微启,叹了叹气:“终究,还是要嫁人了吗?”

    月光如水,星辉如玉,随着一阵鞭炮齐鸣,红妆素裹的人心间一颤,捏着衣边的手紧了紧,楼下传来了许多听不清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嘎吱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,一个妇人走了进来,看着窗边的新人,看了看满屋的红素,妇人脸上现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窗边的佳人,瞧见走进来的妇人,脸上不禁红霞浮现,娇羞之意难掩,终是低声叫道:“妈!”

    妇人点了点头,笑意不止。

    招手道:“纯儿,来,妈为你梳头。”

    梳妆台前

    新人坐,妇人取出一把梳子,仔细将一根金丝线缠绕在梳子柄端,前方的镜子,映入的是母女俩人的笑脸。

    除去女儿头上的发带后,在那镜子里,在女儿有些紧张的眼中,苏母抬手抚着女儿头发,梳子从头顶缓缓梳下,口中也传出了给女儿的祝福。

    :一梳,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:二梳,无病无忧。

    :三梳,子孙满堂。

    三梳头,每一梳,皆是到头。

    梳妆台前端坐的佳人,那握紧的手,不知何时已经松开,紧张消散,美目中也渐渐伏起水雾,羞意虽在,那紧张逝去的心间,换做洋溢着满满的幸福。

    :再梳,永结同心。

    :又梳,比翼双飞。

    :三梳,白发齐眉。

    三梳头,每一梳,皆是到尾。

    “纯儿,到了新家要学会过日子,遇事多听、多想,我家纯儿,一定会辛福的。”

    女儿身后的母亲,看着镜子里满面梨花的女儿,送上了自己祝福。

    苏纯抹了一把眼泪,扮上笑容,说道:“谢谢妈,女儿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鞭炮再响。

    繁星之下,月光映照的接亲车队,在苏母喜极而泣的目光中缓缓向前驶去,车队渐行渐远,所过之处,夺目如星河过往。

    车队足有百余辆,皆是红花相系,红灯盖顶,自前往后第二辆,车身与别的车有所不同,车身要长许多,车内此时除司机外,便是红绸盖头的苏纯,与一男子,两人后排相邻而坐,男子也是一身红衣,她苏纯的夫君。

    车在缓缓前进,车内盖着盖头的苏纯,隐约只能看到男子的脚,便要伸手去想拿掉盖头,想看一看自己这个夫君的样子,而她扯了扯盖头竟然没扯动,如同被固定在她自己头上一般。

    苏纯一愣,怎么回事?

    香腮一紧,秀齿一合,咬牙用力猛地扯一把红盖头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苏纯的闺房,只见一个枕头飞去,将小桌之上的台灯打飞,灯盏掉落碎成一地,飞出的枕头落在一角,屋内台灯破碎的玻璃渣子,散落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

    因枕头被自己扯飞,苏纯险些被带着摔下床,此时正坐在床上发呆,已经懵了,口中还念念叨:“我的夫君呢?”

    苏纯发懵之际,闻声而来的苏母已经推门而入,眼见房间中摔碎的灯盏,皱眉看向苏纯,见她神色怪异,便问道:“怎么了纯儿,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苏纯此时才回神,看了看眼前的被子,还有地上打碎的台灯,不禁嘴角一扯,看向自己母亲,顿时觉得羞意难当,忙说道:“妈我没事,是做了个梦,你去忙吧,我这就起床收拾!”

    苏母又看了女儿两眼,虽然有些想心不定,不过见苏纯神色恢复正常,便也应了句话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母亲离开后,面色羞红如火的苏纯,手抚在额头,身体缓缓向后倾斜,倒在床上。看着灰白色的屋顶,心情复杂,很是无语,暗道:这叫什么事啊!

    片刻

    叹息无意,苏纯起身开始收拾屋子,许多细小的碎玻璃,倒是花费了不少功夫,待清扫完之后,便是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苏纯母女都是在二楼就寝,洗漱间也是设在二楼,一楼是大厅和厨房。

    刷完牙,正洗脸之时,只听楼下苏母的声音传来,喊道:“苏纯,下来吃饭!”

    手中帕子往镜子旁一卦,苏纯清脆的声音回道:“来啦~”

    还穿着睡衣的人跑回房间,直奔那挂着衣物的柜子,少女的衣物,自然是将衣柜挂的满满的,站在衣柜前的苏纯,此时微微愣神,看着那套红色的连衣裙,抬手抚了抚,终究还是将手抓向了旁边挂着的一套男装,快速更换之后,转身朝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饭桌上

    苏纯一个劲的猛吃,时不时便将美味往嘴里送,鼓着小嘴笑嘻嘻的看向苏母,不忘对母亲夸赞道:“真好吃,妈的手艺越来越棒。”

    苏母也笑了笑,微微摇了摇头,自家女儿很懂事,让她很欣慰。也有些担忧,女儿太过懂事,会亏待了自己。

    早餐份量不大,苏纯很快便放下碗筷,提着书包夺门而去。

    临行前不忘对母亲说道:“妈我去学校了!”

    看着一如既往,冒冒失失的女儿,苏母在后方喊道:“纯儿路上慢点,不要奔跑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~”

    苏纯的身影已经远去,跟着走到屋外的苏母,朝女儿离开的方向看了一会,忧愁叹息,今日女儿依旧是一身男装,一副小生白面的样子,若不是自己的亲女儿,只怕会认为她真是一个男生。

    朝学校而去的苏纯,不多时便挤上了公交车,投币,往里挤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车内后门处,人群中苏纯熟练的抓住了扶手,这号车已经乘了一年多,早已适应了空间闷热的她,此时丝毫不慌,只是每每苏纯乘车之时,她那俊朗帅气的外表,都会引得许多人多看几眼,更有犯花痴的也遇到不少,不过多是暗送秋波。每当如此,苏纯便会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苏纯身高不算出众,只有一米七不到,而她身前,一个女子扶着椅子的扶手站立,侧身对着苏纯,女子容貌也不差,比苏纯略低半个头,时不时看看苏纯胸前的校徽,又看看苏纯的俊脸。

    被人看是有感觉的,苏纯自然也察觉到这人的眼神,微微低头望去,只见,女子向她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,苏纯瞬间有汗毛倒竖的感觉,不由的想到照镜子时的自己,吓的蠕动了下平滑的喉咙。

    突然

    公交急刹而止,苏纯脚下一晃,意外抱住了身前的女子,司机这一脚刹车,这些老乘客已经见怪不怪,而对于此时的苏纯,可谓是神助攻。

    忙松开手后,苏纯诚恳的向对方道歉,说道:“抱歉!”

    女子面色羞红,低着头,听到苏纯的话,又抬起头,含羞不止,对苏纯说道:“没事,帅哥你是本市这财经大学的吗?”

    见对方谅解,苏纯也松了口气,便说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对方又说道:“我是这一届的新生,帅哥你也是吗?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苏纯没想到对方是个开朗的姑娘,而两人的交谈声虽不高,却也不低,俊男美女引来许多目光,让苏纯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苏纯还是向对方说道:“我大二,学妹你好!”

    听苏纯叫自己学妹,姑娘惊喜,面色更加娇红,又低下头不敢看苏纯,羞涩的说道:“学长你好!”

    见此,苏纯有些头疼,正在这尴尬之际,苏纯的电话如同救命稻草一般响起,便忙着接听起来,很快电话接通,手机里也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对方问道:“苏纯,你没来学校吗?”

    苏纯对着手机说道:“还有两个站,你已经到了?”

    对方又说道:“嗯到了,那我在校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苏纯回了句便挂断电话,至此,苏纯便闭口不言,身前的姑娘也没再好和她交流,不久,两人便先后下了车。

    校门口

    今日开学,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新生旧读皆有,隔着不远,就有一些人在一旁站立或蹲地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偶尔还有个别年长者走进校门,便是教书授课的教师。

    校门一旁道路边上,一袭清装倩影站立,手提小包时不时左顾右盼,绝美容颜倾世之姿,也许才是这校门口聚集众多身影的原因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有两道远处蹲地身影,看着那左顾右盼,似是在等人的倩影,其中一人出声道:“胖哥,这个美女是谁?好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胖嘟嘟的人说道:“这是我们学校的校花!夏初心!”

    小胖看了一眼身边一脸花痴的人,忍不住打击道:“你就别花痴了,校花已经有主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却不以为意,手指在自己脸上一滑,自豪的说道:“没关系胖哥,小弟这脸生的颇有姿色,校花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小胖一哆嗦,腹中一阵翻腾,险些将方才吃进去的食物给还了回来,忍着难受说道:“你还真比不上,看吧,校花的男朋友来了!”

    随着小胖手指的方向,另一人望去,直接目瞪口呆,只见一男子缓缓向校门口走来,男子风度翩翩,其容颜帅气更是惊为天人,来往的有不少行人,相比之下皆是暗淡失色,即使是这些美貌不差的女子,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,唯有校门口的校花夏初心,才能与之一论。

    这惊为天人的男子,自然是苏纯。

    “苏纯~”

    夏初心见到苏纯,隔着老远便高呼其名,临近更是直接扑到苏纯怀中,苏纯见到夏初心也很高兴,毕竟两人已经许久未见,至于男女朋友,不过是个幌子,夏初心是苏纯最好的,也是唯一的闺蜜。

    而在这群不知情的人眼中,开学第一天这波狗粮吃的,险些吐血!

    小胖旁边的男子,差点被伤的口出粗话,回过神,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,苏纯被夏初心挽着往学校里走去,不禁向小胖问道:“胖哥,这就是校花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小胖点头:“是的!”

    这人又像小胖问道:“胖哥,校花这男朋友!美的不像话啊......”

    小胖嘴角一抽:“不用怀疑,据说两人已有夫妻之实,若不是真的,校花怎么会做出这般牺牲!”

    小胖身边的男子又说道:“胖哥,我觉得我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小胖认真看了男子一眼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陌白老弟,你可想清楚了!全校女生几乎都是校花男朋友的粉丝,你要对抗的不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叫陌白的男子向校门里望去,远远还能看见,有不少女生向校花两人打招呼,被校花挽着的苏纯,还不停的向她们挥手。

    绝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