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军训缺席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校内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,站在一处教室阳台靠着墙角,背包还不曾放下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,这个学期她两已经是大二了,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,接下来要准备军训,许多没穿迷彩服的同学,都去忙着换衣物之类的,大部分人已经在操场聚集,像她两这样,没穿迷彩服,还有空闲聊天的,有是有,不多!

    夏初心见四下无人,而苏纯脸色潮红,便问到:“你脸怎么这么红,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苏纯疑惑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是挺烫的,不禁想到早上醒来的那个梦,脸色就更红了!

    两人从高中便很要好,同在一所高中,现在又入了同一所大学,算是不可多得的缘分,闺蜜之间,两人都很了解彼此,而苏纯这样的表现并不多见,夏初心见状,不由得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只见,夏初心负手于后,拨动着手中的提包,带着笑意向苏纯问道:“谈朋友啦?”

    那是梦,算不得谈朋友,苏纯觉得羞人,连连摇头:“没,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夏初心看着苏纯的眼睛,自己的眼睛眨了眨,缓缓向苏纯靠近:“是吗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越凑越近的人,苏纯鼓起红腮,嘟着嘴,佯装怒道:“我可是你夫君,怎么会骗你,质疑夫君小心为夫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夏初心还在凑近,那双拧着包的玉手,不知何时,已经还环绕上了苏纯的腰:“嗯哼?”

    苏纯哆嗦了一下,向后退了一步,却是没能挣脱,觉得有些吃不消,一双水润的大眼睛,委屈的看着夏初心。

    夏初心噗呲一笑:“好啦,不逗你了!”

    放开苏纯后,又正色对苏纯说道:“让我猜猜,做了一个梦对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惊,一猜就中?

    转念一想,又恍然大悟,便说道:“难不成!你也?”

    夏初心点了点头,转身面朝楼下的操场,故作姿态,一副老气很秋的神情:“是啊!我也做过类似的梦!”

    苏纯嘴角微扬,脸上些许坏笑,学着方才夏初心的样子:“嗯哼?”

    夏初心偏头看了苏纯一眼,又将眼睛撇开,说道:“你魅力太大,这样子诱惑我,小心在这里被扑倒。”

    苏纯吓了一跳!

    夏初心的为人苏纯很清楚,这种事没准还真能干出来!而苏纯的这幅样子,自然是被夏初心悄悄看在眼里,换成了夏初心在坏笑。

    此时,操场上传来一阵哨子声。

    两人都向下方望去,只见远处那操场上,身穿迷彩服的同学已经开始集结,开学的军训生涯已经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夏初心对苏纯说道:“走吧,我们也该下去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的从各自的包里,取出几张印满字的白纸,望着对方手中的纸张,顶端都有一排显眼的大字,二女相视一笑,两人所拿着的,都是医护证明,用来请假逃避军训的。

    现在是军训时期,两人的包里自然也都没有书本,夏初心的包里都是一些化妆品之类的,而苏纯的背包则被一白物塞满,夏初心也瞧见了苏纯包里的衣物。

    不禁发问:“又要去打工?”

    苏纯也还是那句千篇一律的回答:“是啊!”

    从两人认识开始,至今也有四五年了,这期间,苏纯除了上课时间,一直在打工。曾经,夏初心问过苏纯,为何这么拼命的打工,苏纯说:钱多一分,就多一份安心,而且,这些钱总有一天会用得着,她的努力不会白费。

    校长室

    到来的两人站在校长的桌前,等待着校长的答复,白发苍苍的校长,此时拿着两份证明左看右看,左翻右翻,这两份证明,一份是本市最有名的骨科医生开的,一份是本市最有威望的神经科医生开的,两份证明都有签字,都有印章,做不了假!

    然而却同时出现两份顶尖医师的证明,让人觉得蹊跷,而且还是一对恋人拿来的,这就让人更加怀疑了!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的事,这位头发苍白的校长也有所耳闻,不过大学不禁止谈恋爱,自然也不会有人多问,而这老校长对这方面不看好,认为年轻人就该专心学业,不该谈恋爱,从而嗤之以鼻,以至于连苏纯是女儿身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见校长已经翻捣这两份证明有不少时间,像是已经忘了,桌前还有两个人站着,夏初心忍不住出声提醒:“校长?”

    校长抬头,他老人家还真忘了,桌前还有两人在等着,当下才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们回去吧!军训可以不用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离开后,校长抬笔狠狠地在同意书上签了字,颇有敢怒不敢言的神态!

    校门口

    二女有说有笑朝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可以打车的地段,苏纯对夏初心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打车吧,我先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摇了摇头:“我也要去,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看着苏纯,夏初心暗自叹息,自己这个闺蜜真的太会节俭了,一般能坐公交的路,苏纯都不会打车,当然,因为两人家境不一样,夏初心自己可以算是富家小姐,自小衣食无忧,而苏纯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能穿暖温饱已经不易。

    人各有命,贵贱有别,看破不说破,两人在一起时,夏初心对苏纯很照顾,却不会干涉苏纯的想法,不会特意为苏纯做什么,而这些,苏纯也都知道,两人平心而论,平位结交,这才是二女相处自然,感情要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夏初心拦了辆出租车,对车内的司机说道:“师傅,去御赐粮缘。”

    二女上了出租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前车刚走,一人连忙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手中还捏着军训穿的迷彩服,此人上车后,忙对司机说道:“师傅,跟上前面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早前与小胖哥聊天的男子,叫陌白。

    司机师傅发动车后,朝后座的男子看了两眼,见后座此人满头大汗,应该是这个学校的学生,便开口道:“小哥不要急,追得上,前车乘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陌白擦了擦汗,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:“军训出了意外,同学受了伤,不知道要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司机确认缘由,得知自己车拉的,不是怀有歹意之人,才将点在油门之上脚踩下,车速瞬间快了许多,又对后方的年轻人说道:“女朋友吧?不要慌,我看方才那车速度不快,你那同学伤的应该不重.”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陌白挠了挠头,咧了咧嘴:“谢师傅吉言!”

    前方车内,苏纯和夏初心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,两人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盯上。

    不久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到了目的地,御赐粮缘,本市最大的酒楼,也是最贵最豪华的,苏纯便是在这里上班,在后厨充当一个打杂的小厨娘,准确来说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厨娘。

    二女往酒楼进去不久,后方跟来的车在酒楼边的车位停下,在司机师傅诧异的眼中,陌白给了钱下了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的陌白看着宏伟的酒楼,皱眉不已,想到:此人是谁?带女友吃饭选在御赐粮缘,绝对不是泛泛之辈,夏初心这个男友,不简单,很棘手。

    此地上层圈子里的青年男子他都知道,显然这其中不包括此人,这个苏纯,极有可能是外地哪个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陌白犹豫再三之下,还是没有进去这御赐粮缘。

    酒楼内

    夏初心对苏纯微微一笑:“你去忙吧,我吃点东西就回去了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苏纯也还了一个笑脸,说道:“那我去后厨了,下班了给你发消息。”

    言罢,摆了摆手向后厨而去。

    作为第一酒楼,哪怕不是高峰时段,客人也源源不绝,不过还好,早上到下午人都不多,厨房的工作也不忙,后厨的员工有两类,长期和短期,短期是刷卡上班,计时拿钱,苏纯便是短期一类。

    后厨

    苏纯已经穿着一身白袍走了进来,厨房里有不少人,一个大叔用推车推着一筐蔬菜,朝苏纯这边走来,苏纯忙让道,此人四十多岁的样子,将蔬菜放下后,拍了拍手,老脸看向苏纯,笑意不止:“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苏纯摸了摸脑袋,傻笑道:“林哥好!”

    老林虽四十多岁,却和这群年轻人很和得来,人老心不老,让苏纯等人叫他林哥,是厨房的二把手。

    老林见苏纯摸头,不禁又言语:“又摸头,还想被主厨训?”

    此时厨房中别的人,也听到了两人的交谈,厨房中男男女女皆有,有的看向苏纯给个笑迎,有的挥挥手示意,苏纯也对着众人咧嘴露牙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这并非对苏纯一个人才会如此,而是大家都这样,苏纯也觉得在这里工作挺不错,工资高,同事也好,当然,有一人例外,主厨。

    主厨一到,整装一吼,厨房中的氛围就会开始变得不一样,会很压抑,而且,这个主厨还爱训人,苏纯就挨过不少训,摸头都不行!

    老林指着地上的菜篮子,又道:“你来了就交给你处理吧,等下要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~”

    苏纯应了一声,她在厨房的工作,基本也就洗洗菜之类的,连学徒都算不上,不过她自己到不会介意,毕竟待遇不错,闲暇之余,就学着甜点师冯寒做甜点装饰,画图玩之类的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主厨!”

    在苏纯埋头整理蔬菜时,厨房内众人一声起呼,给苏纯吓了一跳,一个男子走了进来,二十多岁的样子,身后跟着一阵噼里啪啦,又送来一批食材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的苏纯连忙起身,叫道:“主厨!”

    男子看了苏纯一眼,并未多说,回头手一挥,示意送来食材的几人将食材放下,心里打鼓的苏纯也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送来食材的几人,将食材放下离去后,男子这才对众人说道:“两个小时后要招待一个重要客人,现在大家开始准备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众人恍然,难怪主厨会突然到来,一般时候,主厨是下午才会到来,之后便一直忙到深夜。

    苏纯也继续洗自己的菜,不过菜又多了两筐,不禁咂舌,这两筐菜都是名贵菜品,两筐加起来,数量都快赶上她正在清洗的这一大筐了,而这一大筐,是酒楼半日的需求量,不禁想到,这个重要客人真能吃!

    两个小时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很快便过去大半,厨房中所有人都在忙碌着,苏纯也是一头细汗,熟练的她将菜都洗的差不多,用的时候过一遍清水就行。

    而这时,早已经换上厨师袍的主厨,又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,示意大家都停下,便听他念出了一大堆菜品名,菜品指定,整个厨房的人都加快了手中的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