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:一千元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随着一个接待来到厨房,说客人已经到了,众人手中的动作又加快了些,如同进入了白热化,御赐粮缘出菜,都是现做现出,虽然一直客人在点菜,而相比此时的菜单数量,可谓是小巫见大巫,厨房人手虽多,可也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纯,也成了重要帮手。

    厨房一边的人将菜刀一放,去起锅煎油,不忘喊道:“苏纯,青椒没了!”

    苏纯此时刚给别人送完蔬菜,还没到盛放鲜菜的地方,高声道:“好,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很快,苏纯将青椒葱蒜等一并送去,免得再跑第二个来回。

    “苏纯,左边冷藏柜里的冻蘑菇。”

    柜子那边,苏纯赶到打开柜子,回头:“罐子有两个!”

    “冷的那个!”

    抱起罐子就忙着赶过去。

    “苏纯,来颗白菜。”

    “苏纯...”

    “苏纯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…”

    苏纯化身传说中的工具人!

    “苏纯,一颗胡萝卜。”

    苏纯是真好用啊!连主厨都不忘体验一把!

    很快,苏纯给主厨送上一颗萝卜,而主厨接过萝卜却是皱起眉头,见苏纯连自己手中这物都没看一眼,就转身往回走,开口道:“这颗胡萝卜体型硕大,外表白净,难不成是成精了?”

    众人朝主厨看去,只见其抱着一个大白萝卜,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苏纯也回头看见了大白萝卜,脸一下就红了,才发现自己拿错了,忙着一边接过白萝卜,一边说道:“主厨稍等,我马上拿来胡萝卜!”

    见苏纯忙去换萝卜,主厨也笑着摇了摇头,继续处理手中的事物,倒不是在责怪苏纯,而是苏纯被忙的晕头转向,是真的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在苏纯去拿胡萝卜时,一人来到主厨旁边,询问道:“主厨,冯寒今天休假,甜点装饰谁做?”

    主厨环视一遍厨房,众人手中都很忙,对面的几个同事,老林也在其中,听到了询问主厨的话,不禁看向了苏纯。

    主厨这时候也对长桌另一边的老林问道:“老林,要不你去做?”

    老林嘴角一抽,那是个精细活,自己摆个盘还可以,做甜点装饰就算了,老林灵机一动,说道:“苏纯和小寒学过,我也见过苏纯的手工,可以让他试试。”

    不过多时,苏纯也拿着胡萝卜过来。

    主厨接过萝卜说道:“苏纯,你和程静去做甜点,负责装饰。”

    苏纯先是一愣,然后应了一声,便被程静拉着去做甜点,程静就是过来询问主厨的人,二十出头的女子,对苏纯这个好看帅气的小伙子,自然也很是喜欢!高兴不已!

    最终

    厨房里的忙碌渐渐缓和了下来,两道甜品已经做好一道,苏纯只负责摆盘和画装饰,烹饪调味都是程静做的,而已经画好装饰的这道甜品,是按照之前冯寒的图照搬的,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苏纯站到另一道甜品桌前,想起冯寒对自己说过的话,绘画也要有天赋,随心所欲不拘一格,所画出来的,也是拥有灵魂的。

    苏纯不禁突发奇想,自己画一个新作,想着便动手,勺子盛着红汁,便在盘子上画上一个人,画上之人翩翩起舞,手持勺子,勺子盛着颗那体积不大的甜点。

    小手一抖,苏纯暗道:完蛋!

    不慎让一粒红汁,滴落在画中人身旁,幸好只画到一半,还可以修改,便将这颗多余的红汁,勾画成一只鞋的模样,等到苏纯停手之时,盘中一个身穿红裙的美人,一手提着一只鞋,一手伸过手中的勺子,接住那颗掉落的甜点,如同在慌乱之中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啊,苏纯你好厉害!”

    一旁的观看苏纯做装饰的程静忍不住夸赞,苏纯看着这个眼冒小星星的姑娘,已经脸上有些红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酒楼一间豪华包间

    一男一女相对而坐,男子容貌极为俊朗仪表堂堂,与男装的苏纯相比,亦是不相上下。此人眉如墨画,脸间神态不多,正襟危坐,却是和自身气质,衬托的恰到好处,目光藏锋,视出如剑,深邃暗又含刚柔。

    对面的女子也是方艳盛装,虽然也是美人一位,不过相比男子还差了些,气场也有所不足,男子便是今天所招待的重要客人,金陵首富,慕家独子,慕云天。

    “云天,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女子见慕云天放下手中餐具,才出声问道,只见,慕云天又举杯润了润喉,这期间,服务员端来的甜点也上了桌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后,慕云天说道:“先在金陵把学业修完吧,珐国那边的事处理的差不多,暂时不用去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说罢,又拿起餐具向甜点伸过手去,两道甜点,那道红裙之人手持勺子的装饰,不禁让他眼前一亮,不过又摇了摇头,已经看出了是做装饰之人出了差错,那只鞋才会以奇怪的角度,被拎在手中。

    见慕云天摇头,大圆桌对面的人还以为是不满意,不禁问道:“是不是对甜点不满意?我让厨房给你重新做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,慕云天将两道甜点都尝了尝,随后向对面的人说道:“挺不错的甜点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多吃了几口,期间,手中的餐具却是在摆弄盘中那个红裙女子,盘中的女子竟然笑了起来,笑的还有些狐媚。

    后厨

    苏纯此时正坐着休息,此时厨房中倒也不忙,除了还有几人在做菜,有的已经走出去透气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

    黄昏过后,天色已经暗下,厨房又来许多人,是换值夜班的同事,苏纯也准备下班,不过下班之时得到了一笔意外收获,千元巨款,问过给自己钱的主厨,才知道今天是老板的千金招待客人,客人很满意,特别是甜点,所以负责甜点的两人,得到了东家的奖励,一人一千块。

    苏纯拿着钱开心的下班离去。

    许久

    下了公交的苏纯,正走在回家的路上,拿出手机准备给夏初心报告喜事,不过手机却先响了起来,看着来电显示,急匆匆往家赶的步子慢了下来,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化开淡去。

    点了接听将手机放到耳边,又嬉皮笑脸,欢快的对着手机里喊道:“老莫叔,有没有想我啊,苏纯正想给你打电话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丫头嘴还是这么甜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的人传来笑声说道,声音有些苍老,许是苏纯的什么长辈。

    苏纯此时,那清脆带笑的声音又响起:“怎么叫嘴甜呢,苏纯是真的想给老莫叔打电话呀!”

    通话里的人忙说道:“好~好~,说不过你,这个月抽时间来一趟,我看看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莫叔,我抽时间过来。”

    苏纯挂断电话后舒了一口气,整理了一下衣服才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苏家

    此时餐桌上,已经摆上了几道热腾腾的菜肴,苏母还系着围裙在厨房忙活,苏纯回家比母亲晚,一般这个时候,苏母都会准备好晚饭,而苏纯有兼职工作苏母也知道,女儿没有耽误学业,便也没有多问,只知道是在饭店上班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住的房子,是苏纯过世的父亲留下的,房子在城中地段较好的位置,两层小楼算是价值不菲,也是苏家唯一值钱的东西,苏纯曾经劝过母亲将房子卖掉,买个便宜的两室一厅住就行,换些钱母亲也不用天天上班这么辛苦,不过母亲不肯,说是房子不能卖,不仅是因为这是苏纯父亲留下的,还是苏纯未来的嫁妆,苏纯感动的一塌糊涂,终究房子还是没有卖掉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~”

    人还没进屋,苏纯的声音就先一步抵达,厨房中的苏母停下手中的事物走到客厅,对这才进屋的苏纯说道:“去洗手吃饭,汤都快凉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笑嘻嘻的苏纯,将背包丢在一旁的椅子上,向厨房跑去。

    饭时

    苏纯依旧和早上一般狼吞虎咽,两边脸都圆鼓鼓的,还不停夹菜往嘴里送,苏母不禁说道:“你慢点儿,没人和你抢,别掖着了!”

    苏纯此时嘴中已经塞满,连话都说不了,只得眯着眼睛看向母亲,做了个难看的笑脸。

    苏母看着女儿这个样子,毫无女儿家的姿态,摇了摇头,然后又问道:“开学的事怎么样了?在上课了吗?”

    苏纯将口中的食物消耗完才说道:“还没上课,军训还得有十来天。”

    “军训?这么久啊,你身子弱,运动的时候自己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妈,我知道,军训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苏母并不知道苏纯请假的事,母女二人,基本都是苏纯先吃完饭,吃完饭的苏纯,这才想起了还没给夏初心发消息,放下碗筷后,抓起背包便朝二楼跑去。

    苏母还端着碗筷,对着跑上楼去的人喊道:“刚吃完饭过会儿再睡,别隔食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~”

    应了一声的苏纯回到房间,将背包往桌上又是一扔,脱掉鞋坐到床上玩起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