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:酒精过敏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凑的近了,越发感觉苏纯很耐看,如果不是带着氧气罩,会更吸引目光,陌含玉不禁想伸手摸摸苏纯的脸,不过终究没有伸过手去,又在犹豫不决,摇摇欲试之时,苏纯身上的手机响了,给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连忙去翻找手机,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将手机从苏纯身上摸了出来,红着脸接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苏纯,你不来上班了吗?”

    陌含玉还没说话,对方的声音就先传了出来,看着床上的苏纯,对手机里说道:“苏纯生病了,现在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生病了?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你是?”

    陌含玉刚说完,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,不禁皱眉,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同事还是女朋友?

    另一边,御赐粮缘后厨,众人你来我往,在门边接电话的人,手机不小心被他人刮到,掉落在地,等到捡起来显示已经没了通话,也是皱了皱眉头,将手机装到兜里便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厨,苏纯生病了,接电话的不是本人,可能在休息!”刚与陌含玉通话的人走到主厨身边,对主厨如实说道,而此时,心中的想法与陌含玉大致相同,接电话的是一女子,应该是在照顾生病的苏纯,是至亲还是女朋友?觉得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给苏纯算请假吧,小寒你去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主厨的话,这个小寒便去忙起了自己的事物。

    苏纯这边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她一直没有要醒的迹象,陌含玉先是一直在旁边坐着,很快就到了中午,苏纯床前的人,也是坐的焦躁不安,起身去吃饭。吃过饭又回来过一次,见床上的人还是安静的睡着,无奈之下又离去。

    傍晚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苏纯动了一下,眼睛缓缓睁开,醒了,口干舌燥的她拿掉自己脸上的罩子,撑着无力的身子下了床,向外面走去,走出房门后被外面的护士看到,急忙跑来将她又带回了床上,并吩咐她不要走动,护士自己则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意识这时清醒了许多的苏纯,也看清了四周的环境,感觉挺熟悉,这些床位的摆设,像是自己之前去的那个医院,她的感觉是对的,一个苏纯熟悉的医生走了进来,莫医生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刚进门的莫医生,还没走近,见苏纯看向自己,就向苏纯询问到,苏纯见到熟悉的人,心中也平和许多,傻傻一笑对莫医生说道:“口渴!”

    “你还笑,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?酒精对你来说就是毒药。”莫医生表情严肃,板着脸对苏纯训斥道,苏纯也愧疚的低下头,莫医生一直对她很好,说是半个女儿也不为过,而自已一时大意,误食的含酒精的食品,又一次给莫医生添了麻烦。

    低着头的苏纯,一时间不敢抬头,不过还是说道:“老莫叔对不起,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见苏纯如此,莫医生也心软了下来,年龄五十有余的他,的确将苏纯当女儿一般看待,只是并非亲身,有些时候不好直言,两人认识至今也五年多了,训诫苏纯也是为她好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对苏纯说道:“你等等,我去给你拿水。”

    莫医生离开后,苏纯倒在床上,仰望天花板,老莫叔说的没错,自己今后不能再大意了。

    待到脚步声在次响起,莫医生再次来到病房,手中端着一杯水,这次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个护士,起身的苏纯,脸上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莫医生见此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心烫。”莫医生见苏纯接过水,不忘说着,又对身边的护士说道:“给她看看身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完,莫医生便走了出去,将房门带上。

    笑脸依旧的苏纯,则是和护士打起招呼:“李姐好~”

    女护士虽然面带微笑,不过还是叹气说道:“虽然见到苏纯,你李姐也很高兴,不过还是希望,你能少出现在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李姐,我以后会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苏纯一边吹着杯子口的热气,一边说着,床边的李护士已经准备好,就等着苏纯放下杯子,苏纯喝了几口水之后,放下杯子,便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,对李护士说道:“李姐我准备好了,你来吧!”

    李护士被苏纯这般姿态给逗笑了,摇头打趣道:“都是女子,你再怎么卖萌,我又不能吃了你,快躺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上前为苏纯做检查。

    这期间,又回来诊所的陌含玉,来到苏纯的病房门口,正准备推门进去,就听里面传来“哎呦”一声。

    屋内,只见为苏纯检查完的李护士,转身时脚下一个不小心,向后倒去,正准备下床的苏纯,连忙抬手接住,又被带着,两人一起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苏纯不堪重负,不禁说道:“李姐,你好沉啊!”

    李护士赶紧起身,口中问道:“没压坏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。”苏纯说着也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咳咳~”

    两人还在整理衣衫,外面传来了咳嗽声,下一秒,陌含玉推开门走了进来,见两人都是站在地上,啥事也没有,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苏纯自然记得这个人,就是早上让自己过去坐的女子,此时再见到这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小帅哥你好呀,我们又见面了!”陌含玉一边往里走,一边说着,一句小帅哥,惹的李护士差点笑出声来,看样子,这两人之间还有些故事。

    收起旁边的物品,李护士说道:“我先去忙了,你们聊吧!”

    走到门边,又回头对苏纯说道:“对了苏纯,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,谢谢李姐。”

    李护士离开后,陌含玉对苏纯问道:“你叫苏纯?怎么是个女孩子的名字?和护士挺熟?”

    面对这女子的素质三连问,苏纯都有些招架不住!打了个哈哈,说道:“名字也不是自己起的啊!和李护士是有一点点熟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小弟弟,是姐姐我送你来的诊所,怎么感谢我啊?你不知道,当时我被你给吓坏了,你得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苏纯有点无语,不过是真心感激这个人,原来真是她将自己送到诊所的,虽然之前苏纯就有猜想,现在得到了证实,可是,为何就被送到了这个诊所呢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正好苏纯自己现在很饿,便说道:“我请你吃饭可好?”

    陌含玉惊喜:“真的吗?好耶~”

    苏纯摸了摸头,一边嘴角微微一跳,像是无奈又无语:“那走吧,我睡了一天了,现在饿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两人往外面走去,还未踏出门,陌含玉突然停住说道:“你手机在枕头下,你拿了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怔,走到床边掀开枕头,果然,自己的手机在下面躺着,将之装进兜里,便又往外走,陌含玉对她说道:“你手机早上我接了个电话,像是你同事打来的,问你怎么没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去上班的时候解释一下就行,我们去哪里吃饭?”往外走的两人脚下不停,苏纯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来到诊所外面,入眼大小建筑已经亮起了灯光,苏纯看了看手机,已经七点多,一般这个时候,自己母亲已经下班回到家,想必此时正在准备晚饭,当下便拨了母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苏母此时正在洗菜,手中一块肥瘦相近的猪肉,已经洗的白净,正准备给女儿做她最喜欢的红烧肉,听到客厅的手机铃声,放下手中事物,冲干净手,一边擦着水渍,一边向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苏纯等了好一会不见接听,将手机放到眼前,不禁皱眉,而这时,手机屏幕上的计时动了起来,连忙将手机放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喂纯儿?你快到家了吗?”

    还喂开口,苏母的声音从手机传出,苏纯看了看旁边的陌含玉,最终还是对母亲说道:“妈,我今晚不回来吃晚饭,不用等我了,和朋友在外面,可能会晚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母微微愣了愣,嘱咐道:“那好,在外面小心安全,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妈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,我拿着药匙的。”苏纯挂断电话后,朝已经走到前方等待的人走去。

    只见,陌含玉此时站在了一辆豪华的车旁,见苏纯走来,对苏纯说道:“苏纯快来,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车只有两座,光是好看的外形就知道价值不菲,没想到这人还是个富婆,不过这对自己没什么影响,顶多就是今晚的花费会多一些,想到会多花钱,苏纯不禁心疼,但是对方今天算是救了自己一命,能用一顿饭报答自然也不能小气。

    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便开口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陌含玉~”

    前方的人皎洁一笑。

    待两人上车后,车子一声轰鸣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苏母那边,挂断电话后就时不时叹气,原本要做的红烧肉也不准备做了,将已经洗好的猪肉放到冰柜里,又从冰柜里端出几盘昨天剩下的菜,热了后,便独自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闹市

    到来的苏纯二人,由陌含玉在前放带路,穿梭在各个小吃摊前,两人都是放开了吃,一路走走停停,嘴中却没停过,美味入腹,钱如水流,自然都是由苏纯付账,辗转来到一个卖小龙虾的摊位,陌含玉又要了一份,不过苏纯这次没要,两人坐到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陌含玉看着苏纯问道:“你不吃吗?这次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不过玩了个把时辰,两人花费得有七八百,一直是苏纯在付账,陌含玉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已经拒绝过不少次,而苏纯却是摇头,在陌含玉眼里,苏纯又多了一个身份,直男。

    苏纯已经很饱了,对这小龙虾虽然还有食欲,却是已经吃不下了,指了指这家摊铺旁的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绝味烤醉虾,对陌含玉说道:“我对酒精过敏,早上就是因此才昏过去的,幸亏有你。”

    陌含玉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