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:堂堂男儿怎能女装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市防喧闹

    早已经吃完的两人,此时正在这闹市中逛着,时不时玩玩这个,时不时看看那个,苏纯也挺开心,毕竟她也有挺长时间,没像今日这般逛街玩乐了,跟着陌含玉不停在人群中穿行,两人有说有笑,这个闹市苏纯还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人群骚动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很晚了,看了看夜空,繁星更盛,街市的人群开始变得疏松了许多,苏纯想着差不多该回去了,便出声叫住了前方的人。

    说道:“含玉,我们回去吧,已经挺晚了。”

    娇人浅笑转身,脸间红霞微现,些许羞涩问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苏纯疑惑,没叫错啊?

    又说道:“含玉?”

    在苏纯发蒙的神态下,陌含玉欣喜的挽上了苏纯纤细的胳膊,面色娇羞之意更盛,将头微微低下不敢看苏纯,苏纯手臂突然被抱住,被吓了一跳,下意识想推开,却是感觉到这个,看起来很大方开朗的姑娘,此时竟然有些发抖,不禁一愣,她不会真有什么想法吧?

    而低着头红着脸的陌含玉,紧了紧抱着苏纯手臂的玉手,说道:“苏纯,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
    苏纯停了下来,连着陌含玉也停了下来,认真看着抱着自己手臂的人,苏纯笑了,今晚自己和陌含玉相处,并未有所遮掩,她没察觉自己是女儿身吗?

    陌含玉微怒,嘟起嘴,抱着苏纯手臂的手,将苏纯掐了一下:“你还笑?”

    “疼疼...”苏纯吃痛,却是笑的更欢了,她是认真的?

    俩人之间,苏纯觉得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,抑制住笑意之后,话到嘴边还未说出口,俩人便被掀倒在地,苏纯连忙护住陌含玉。

    只见,掀倒二人的是一个男子,此人头破血流,跌跌撞撞匆忙向街道前跑去,一路上不停有人被掀开,大街上的行人虽没像苏纯俩人被掀倒,却也狼狈不堪,满怀怒气的众人,见到推自己的是个满脸血渍的人,纷纷闭口退让。

    此人跑了过去,不到几息时间,后方又有好几人追来,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已经站了起来的苏纯两人,被吓的不轻,陌含玉更是在发抖,苏纯安慰了她一下,询问到有没有受伤,见她摇了摇头,便牵着她快速朝停车的地方走去,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路上又遇到了一伙急匆匆的人,又险些撞到,牵着陌含玉连忙避让,或许是因为被挡着路,这群人中领头的,看了苏纯两人一眼,皱了皱眉头,并未多说,带着继续人朝前奔去。

    远离这是非之地后,镇定的许多的陌含玉也对苏纯问道:“苏纯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陌含玉很感动,刚才倒地的第一时间,苏纯的反应是护着自己,要不自己估计会受伤,苏纯先她落地,为她挡了地面的磕碰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们先离开吧,太晚了外面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言语之间,已经到了陌含玉停车的地方,并未迟疑,上车后车子缓缓离去,车子驶入大道后,两人都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陌含玉始终是比较成熟,看了看旁边这个有些稚嫩的美男子,嘴角微微向上扬,继续驾驶,缓解气氛向苏纯问道:“苏纯,你多大啦?”

    苏纯此时身心疲惫,慵懒的靠着座椅:“十九岁!”

    “这么小?还是学生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在金陵大学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,我弟弟也去了金陵,没准你们还能遇见,到时帮我管管他,这家伙老爱闯祸。”

    苏纯嘴角一抽,自己这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?

    说道:“好,遇到再说吧!你弟弟叫什么?”

    陌含玉甜甜一笑:“陌白~”

    又向苏纯问道:“你家在哪?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幸福小区”

    “咦,和我家离得不远,中间就十来里路。”

    十来里还不远?苏纯无语!

    路上车辆你来我往,两道霓虹灯盛景相随,车辆均速前进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,不久便来到了苏纯家所在的小区。

    见苏纯下车,将车门带上,陌含玉不忘提醒到:“还有你的背包。”

    已经下车的苏纯,又俯身将背包给拎了出来,又想起了自己应该解释一下,自己也是女儿身,站在车旁对里面的陌含玉开口道:“其实我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你有女朋友我也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陌含玉打断了苏纯的话快速说道,而后一脚踩下油门,车子一阵轰鸣扬长而去,留下已经呆住的苏纯,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身膛目结舌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后,无奈叹气一声,拎着背包往家走去,想着她应该还会来找自己,只能等下次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苏家

    苏纯到了院子,见房子灯还亮着,果然,进屋后见自己母亲还未休息,正看电视的苏母听到响声,回头向苏纯看来。

    “纯儿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见到脸上带着笑容的母亲,此时眼眶有些红,许是这剧情又让母亲入戏了,苏纯嘻嘻一笑,对母亲说道:“妈还没睡呢!”

    苏母说道:“你先去睡吧,我再看会儿电视,这家女儿好可怜,自己生了病还不敢父母知道,怕父母担心,我瞅瞅结局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苏纯看了眼母亲指着的电视,一个半大的女孩子,此时正躺在病床上,拎着背包的手不由得紧了紧,将眼睛撇开后对母亲说道:“妈那我先去洗澡睡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纯儿,热水器是开着的,有热水。”准备接着看电视的苏母,看着已经开始上楼的苏纯,在后面叫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~”苏纯没回头,快步朝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

    洗完澡的苏纯回到房间,翻出一只喷雾喷着手肘上的伤,好在伤势并不严重,只是擦伤,不过沾了水,得小心护理,拿出手机显示已经没电了,怪不得没收到夏初心的消息或者电话,插上电源开机后,好几条消息涌入,都是询问怎么不回消息,怎么关机了之类的,看了看时间已经挺晚了,夏初心这时候估计睡了,便将手机熄屏放下充电,想着明天再回消息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的苏纯,又从背包中拿出她那本厚厚的日记本,在桌上拎了只笔便开始写写画画,苏纯有写日记的习惯,有时候一连几天都在写,有时候隔了好几天才记录一次,这个本子上记录着苏纯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包括,一些羞羞事。

    月色朦脓,世间难得的的清静,万家灯火,得已歇安,身心疲倦的苏纯,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静夜不扰梦,而熟睡的苏纯连梦都不做,睡得香甜,就差嘴角少了一抹哈喇子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

    苏纯的手机又开始作妖,这次悦耳的铃声有所不同,调皮之中带着欢快,但是在苏纯耳中,却是只听见了烦躁。

    有些不耐烦的苏纯,将手向着桌子上的手机伸了过去,迷迷糊糊的嘟囔道:“闹钟昨晚不是都关了吗?”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刚接触到手机,铃声便戛然而止,伸到桌上的手臂,如托重负一般垂下,搭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呜啦啦咦MM,手机又开始了作妖!

    苏纯怒了:“啊~好烦!”

    快速将手又伸了过去,这次接触到手机屏幕,接听键被顺势滑动,一声尖叫传出:“苏纯~疯丫头你挂我电话干嘛?”

    苏纯瞬间弹坐而起,抓过手机放到耳边,一手揉着眼睛,打着哈欠:“初心是你啊!我在睡觉呢!”

    “现在都几点了,你还在睡?”

    苏纯向外面看去,已经日上三竿,还未说话,夏初心的声音又传来:“懒虫快起床,过来找我,我们去玩!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上班呢!”没看过时间的苏纯,一边起床一边对着电话里说着。

    “睡傻了吗你?今天周末,呃……忘了你周末也要上班!不过你看看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听了夏初心的话,苏纯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正午已过,口中嘟囔道:“晕,都这个点了!”

    而后又将手机放到嘴边:“你等等,我这就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给夏初心再发言的机会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出了闺房,洗漱更衣。

    此时苏母并不在家,苏纯母亲星期天不用上班,可能是有事出去了,收拾打扮一番之后,苏纯伸了个懒腰,除了腹中又空空如也,感觉挺精神,出去玩的话大背包就不用带,背个小挎包就行,不过还是得再打扮打扮。

    片刻,又片刻之后不知多久,一身长裙的夏初心等的怒气冲天,口中念叨:“疯丫头,等你来看我不惩治你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

    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夏初心,瘫在沙发上仰天长叹,内心唏嘘不已,不断在脑海中对苏纯发问。

    :你说你磨蹭个啥啊苏纯!在怎么打扮,那一身男装还能变成女装吗?还是会穿着高跟鞋出门?

    显然这不是夏初心第一次等苏纯了!幸好,手机来电声在最后关头响起,夏初心还没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有气无力的接了起来:“喂,你是谁?找哪位?”

    “别闹,我在你家门口。”电话里苏纯说道,夏初心听到苏纯已经到门口了,这才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房外

    夏初心踏着小碎步而来,苏纯见到她气呼呼,撅着嘴的样子,心里咯噔一声,不过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苏纯应对自如,扮上一脸花痴的样子,对夏初心说道:“夫人你今天好美,来夫君抱抱。”

    而夏初心对苏纯这样子,又是完全没有抵抗力,怎么办呢!不看就行。将头偏向一边说道:“又来这套,我不会再上当了,一同走在路上,那些人都是看你不看我,你更美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妒忌的眼神,夫人想多了,这条裙子真好看,和你很配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纯脸上认真的样子,夏初心下意识问道:“真的?买裙子的时候我还犹豫不决。”

    苏纯心中暗道:搞定,而且她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又对夏初心说道:“我有骗过你吗,难道我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出现了裂痕?你都不相信为夫了!”

    夏初心白了苏纯一眼:“怕了你了,啥时候你也穿上女装,给奴家养养眼?”

    苏纯头一扬:“哈!女装……身为你夫君,堂堂男儿,穿上女装如何见人?女装……是不可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