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:闺蜜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最终,三人选了一个比较远的酒楼,也是一个高消费的地方,不过二女自然不会在意,因为花钱的不是自己,慕云天有意无意的在显摆,像是在刺激苏纯,成了主动上前的冤大头。

    路程比较远得打车去,慕云天自己没有开车来,来的时候也是趁大明星的车来的,此时正打车跟在夏初心和苏纯后面,因为苏纯拉着夏初心两人单独打了一辆车,不愿和慕云天同座,慕云天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酒楼之上,三人潇洒入座,俊男靓女成了风景线,当然这是没人看的风景线,就坐的位置是窗边,倒是可以眼观下方金陵的风光。

    长桌之前,苏纯和夏初心坐在一端,以男女朋友之名理所应当,慕云天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另一端,点菜的时候慕云天像是在发泄不满,卯足了劲点,还点了一瓶酒,苏纯都被这个有些幼稚的男人逗乐了,自己竟然和这样的人斗气,不禁觉得不应该,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夏初心倒是对慕云天了解挺多,这样失态的样子是真少见,饶有兴味的当起了旁观者,慕云天点完菜后,夏初心不忘交待服务员,苏纯对酒精过敏的事,做菜时不能加入酒,慕云天见此也是愣了愣。

    不久菜上了,三人开始动筷子,慕云天悠哉悠哉品着酒,时不时打量着对面的两人,而苏纯和夏初心则是有说有笑,还说了一些慕云天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苏纯正吃着夏初心夹的菜,慕云天喝了一口酒,晃着酒杯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夏初心你男朋友挺好看啊,和你都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被噎了一个,苏纯连忙倒水伺候,瞪了一眼慕云天:“你有意见?自己难看还不让别人长得好?”

    正喝水的夏初心,险些将口中的水给喷了出来,慕云天不难看好吧!而慕云天本人,正抓着酒杯的手,也在极力控制着力道,生怕手上一个不小心,将杯脚给扳断了,黑着脸瞪着苏纯。

    苏纯无视了对方的眼神,等夏初心放下水杯,开始向对面疯狂撒狗粮,夹起一块肉睇到夏初心碗中:“夫人,你身子弱,多吃点肉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嘴角一抽,挤出一个笑容,娇声弱气的说道:“谢谢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口中苏纯夹来的肉还没吞下,夏初心的碗中又收到了苏纯的关心:“夫人,这豆腐烹饪的不错,火候恰到好处,吃块豆腐营养均衡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心里咯噔一下,被闺蜜关心不是该高兴吗?自己现在怎么感觉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还没道谢,苏纯又将筷子往自己碗里伸来:“夫人,吃点蔬菜,这菜不油不腻,不用担心会吃胖。”

    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夏初心说道:“夫君你也吃,奴家吃不了许多,我自己夹菜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纯甜甜一笑:“好,夫人你够不着的菜,给为夫讲,为夫给你送上。”

    桌子一端的慕云天忍无可忍,放开手中的酒杯,手指在桌上敲了敲,黑着脸出声道:“够了啊你们,适而可止。”

    苏纯正吃着好吃的红烧肉,红烧肉摆在中间位置,她伸手刚好够得着,口中不停,抬头看着对面的慕云天,一脸疑惑的样子,大眼睛满是不解的神色:“你在说什么?怎么听不懂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苏纯又将筷子伸向了中间的红烧肉,慕云天气急了,站起身将一盘红烧肉给端到自己面前,苏纯只抢得筷子夹住的这一块,不禁一愣,又将这一块红烧肉送入口中,嘀咕道:“小气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不小,慕云天自然听得到,直接气爆了,自己请客还被说小气,可以啊!站起身说道:“我去洗手间,你们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见慕云天离去,一直没敢说话的夏初心笑出了声,她感觉苏纯和慕云天遇到就好像是战场,还是打太极的那种战场,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入其中,被误伤。

    苏纯吃着菜问到:“你笑啥?”

    夏初心笑意不止,忙说到:“没,没啥!”

    苏纯顿了顿:“不等他回来再吃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看了看长桌另一端:“一半的菜我们都够不到,就给他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美味当前,佳人作伴,二女吃得很香,吃到打饱嗝吃不下为止,而去洗手间的慕云天却是迟迟不归,吃完的二女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夏初心向苏纯问到:“你和慕云天之前就认识吗?”

    苏纯愣了愣:“见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将信将疑:“一次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见过一次就这么聊得来?不会是一见钟情吧?”

    苏纯有点懵,自己对这个人的印象好像真深,看了看笑中带坏的夏初心,给了她一个白眼:“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其实慕云天还是不错的,有钱人也帅,考虑一下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说着哈哈一笑,苏纯发懵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,倒不是她真觉得苏纯对慕云天有什么想法,而是逗苏纯很好玩,而眉头微微颤动的苏纯,此时心中却是有了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两人起也准备去洗手间时,服务员以为要结账,忙走上前,夏初心和苏纯都是一愣,在两人愣神的眼中,服务员说出了一番更加惊人的话,只听服务员说道:“两位客人,之前离开的那位客人交代了,由两位买单。”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对视一眼,两人都无比震惊,苏纯眼中那意思,就像是再说,这就是你说的不错的人?夏初心从未如此羞愧过,生气的有些发抖,服务员主动迎上来,显然是怕二人跑了,两人心中慕云天那建立起的一点形象,崩毁成灰飞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夏初心的包在车上,这顿饭估计花费不少,苏纯未必买得起单,皱着眉头扭头对苏纯说道:“包在车上,我去拿包。”

    苏纯拉住了夏初心,同时递给了服务员一张卡,说道:“去结账吧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一惊,结果成这样了吗,服务员已经去结账,看着欲言又止的夏初心,苏纯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久,服务员拿着一张单子,和苏纯的卡走了回来,苏纯拿了单子和卡,牵着夏初心走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很快二女便牵手离去,一路上苏纯面色如常,牵着的手不曾松开,时不时晃着夏初心的手,在路人眼中满是羡慕,夏初心看着苏纯笑意不止的样子,却是感觉心酸和害怕,她很了解自己闺蜜,知道现在苏纯很难受,不是因为花了钱难受,而是看着坚强的苏纯,其实很脆弱,如果知道会是这种结果,哪怕给她再多钱,也不会来吃这顿饭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公园,公园人不多,能坐的地方很多,二女在一处长椅上坐了下来,夏初心看着依旧眉开眼笑的苏纯,终究还是将担忧说了出来:“亲爱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苏纯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初心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自然记得,第一次见到苏纯的时候,是在一个中午,两人刚上高中,苏纯被抢了钱,连饭都吃不起,又不敢向家里要,而她被抢的是整整两周的饭钱,已经好几天时间别人去吃午饭,而苏纯则独自在教室学习,有人带饭回教室吃时,馋了的苏纯就会去操场玩。

    想到这,夏初心的眼眶有些红润:“记得啊,当时还差点被你揍来着。”

    苏纯也有些心酸,泪珠在眼中打转:“还不是你太傻,关心人也不敢直说。”

    有一天,苏纯饿的有些难受,就在草坪上睡觉,有一个不识趣的女生,却端着饭坐到她身边吃了起来,苏纯先是默默换了个地继续睡觉,而这个女生,却又来到了睡觉的苏纯身边继续吃饭,苏纯以为对方是故意的,忍无可忍起身准备揍这个女生,对方吓得双手捧着另一份盒饭递给苏纯,闭着眼睛准备挨揍。

    愣愣的苏纯接过盒饭: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小女生悄悄睁开眼睛,自己没有挨揍,看着发愣的苏纯开心的笑了起来,点了点头,那个真诚的笑脸,苏纯至今也没有忘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小女生的苏纯问道:“那你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呢?我差点就揍了你。”

    比苏纯还大一些的夏初心说道:“我没有朋友,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生,第一次相识,第一次一起吃饭,夏初心两人都很开心,苏纯一边吃一边哭鼻子,夏初心不停的为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吃饱的两个小女生第一次逃课,但也只敢逃一节课,一节课的时间两人在草坪聊天晒太阳,彼此结识了一个闺蜜。

    两人成为朋友,躺在草坪上的苏纯,偏头看着同样躺在一边的夏初心,微笑着真诚的说道:“谢谢你给我午饭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的夏初心比较内向,也是高兴不已对苏纯说道:“不用,我只是想和你交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做闺蜜吧?”

    “闺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最要好的的盆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做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苏纯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夏初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苏纯,今后初心遇到麻烦我就帮她想办法,不开心就帮她消除忧愁,因为初心是苏纯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夏初心,今后苏纯遇到困难就帮她解决,苏纯有心愿就帮她达成,因为苏纯是夏初心的闺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