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:女儿心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相邻而坐的二女,夏初心先哭出了声,苏纯也是泪光闪烁,向夏初心睇过了纸巾,说道:“没出息,我还没哭呢,你就先哭上了!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苏纯一眼: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说着,接过苏纯手中一半数量的纸巾:“剩下的给你留着,免得你又拿自己衣服抹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拿夫人的衣服抹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二女相视一笑,泪光未散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苏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已经七点多,今天母亲没给自己打电话,有些疑惑和担忧,便拨通了母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中传出了苏母的声音:“喂纯儿,妈忘了给你打电话,妈要出一趟远门,要好几天时间,你一个人在家注意点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母亲竟然会这么说,愣了愣的苏纯向母亲问道:“妈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苏母那边顿了顿:“去,你姥爷姥姥那里。”

    还在愣神的苏纯更加疑惑,去姥爷家做什么,母亲和姥爷姥姥他们关系一直不好,不过没有多问对母亲说道:“妈,那你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纯儿晚上睡觉关好门窗,放学早些回家,晚了外面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妈我知道放心吧,我让初心来和我作伴。”

    苏母知道夏初心,知道两人很要好,便欣然同意了,挂断电话后,苏纯无奈的看着夏初心,楚楚可怜的说道:“我妈出远门了,这几天你得和我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也笑了,说道:“阿姨同意了?”

    苏纯点了点头,继续扮着楚楚可怜的样子,夏初心见苏纯这样子,嘴角扬了扬:“这么说,阿姨已经将你托付给了我?亲爱的我们是去我家恩爱呢?还是去你家恩爱?”

    苏纯还是那副样子,眨了眨美目,神态更加生动:“出嫁从夫,去为夫家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心自己是一个人住,租的房子,倒是不用看家护院什么的,二女嬉闹了一会,有说有笑的往苏纯家去。

    夜晚,苏家时不时传出两道铜铃般的笑声,二女大半夜才打算睡觉,还非得挤在一张床上,洗完澡的两人还没换上睡衣,先洗完的夏初心,此时正坐在苏纯的床上,见擦着头发进屋的苏纯,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紧盯着苏纯胸前的围巾看的夏初心,一脸花痴样子缓缓说道:“夫君,你真是穿男装的好胚子。”

    苏纯先是一愣,而后脸色大红,如同炸毛的猫一般扑向了夏初心,将夏初心扑倒在床连连求饶,苏纯又腾出一只手,将夏初心的下颚微微勾起,一脸深情,且有些狐媚坏笑的看着她说道:“夫人,想被调教,就直说......”

    夏初心娇躯颤了一下,美目中讨饶的神色强烈:“夫君,奴家错了,放过我好不好.....”

    军训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第二日开始,苏纯便正常去上班,而上班也只能上这几天时间了,军训完了就要去上课,自从苏母出远门后,夏初心和苏纯几乎都是待在一起,除了苏纯上班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过,军训也到了尾声最后一天,这天苏纯一身轻松的从御赐粮缘走了出来,告别了她的假期工生涯,当然也拿到了不少报酬,离开工作的地方还未走远,就给夏初心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了慵懒的声音,像是在睡觉:“喂,苏纯你下班了吗?来我家找我吧!”

    今天辞工天色还早,苏纯高兴的说道:“初心我们去买衣服,我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听说要去买衣服,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,开始收拾打扮,苏纯看着手机通话还在继续,却没有了夏初心的回复,依稀还有翻箱倒柜的声音,大概也能猜到夏初心在做什么,摇了摇头挂断电话,开始去挤公交去找夏初心。

    天气有点热,等公交的苏纯不停的用手呼着风,然而燥热却没有得到缓解,等到去往夏初心家方向的公交来时,见车上人不算多,苏纯也松了口气,车停下来便抬脚上车。

    有的公交车是有提示音的,就在苏纯将手中的零钱,睇往收钱箱时,那提示音响了起来:刷卡,请投币!

    苏纯一愣,疑惑的将手中的钱放到收钱箱,便往后几步扶着抚手站立,这一站只有苏纯一个人上车,收钱箱也只响了一声,车上的苏纯无视了那些打量自己的眼光,继续注意着那个收钱箱,应该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下一站,又有两个人上车,收钱箱像是带感应的,上车的人到了旁边那提示音就响了起来,前面一人开始投币响了一次:刷卡,请投币。

    后面一人到了钱箱跟前,又响了一次:刷卡,请投币。

    苏纯无语了,这两人都是毫无所动,投币完就往里走,他们是没听见吗?司机也没有反应,这个提示音不对好吧,应该是:请刷卡,投币。

    现在却是:刷卡,请投币。

    而整车人都没有反应,不为所动,苏纯叹气,因为这些人是熟客听习惯了吗?还是自己大惊小怪了!不在多想,不久便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,快来开门,”到了夏初心所在的楼下,苏纯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朝她所在的小楼层张望。

    夏初心接着电话,走到窗边便看到路上的苏纯,高兴的对着下方的人挥手道:“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纯家的楼房倒是和夏初心租的这个差不多,两人都住在二层,也都能看到下方的道路,不同的是,眼前这个房屋是三层,而苏纯家的楼房是两层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夏初心缩头探脑的来到楼下,为苏纯开了门,已经在门边等候的苏纯,见她这样子,一看就是有问题,不禁问道:“怎么鬼鬼祟祟的?做了见不得人的事?”

    夏初心脸色羞红,将苏纯拉进去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,同时不忘将楼下这门关上,两人往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已经严丝合缝的门房,却挡不住声音的传播,只听里面苏纯的声音传来,说道:“你里面没穿怕什么,我都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传来夏初心一声更高的惊呼:“你小声点儿,我的姑奶奶!”

    夏初心房间的装饰,比苏纯的房间多的不是一点半点,各式各样都有,满满的女儿心体现的凌厉尽致,苏纯每次来都是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梳妆台上各种化妆品,护肤品堆的满满的,将苏纯带进房间,夏初心让她先坐着,自己去换衣服,苏纯则鼓捣起了夏初心屋子内挂着的几套女儿装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换好衣服出来的夏初心,见到自己衣架前苏纯,心里有些酸楚,摇了摇头,伸手将自己的脸扒弄成笑容,对着苏纯身后出声道:“亲爱的,我换好了!”

    转身的苏纯有些失神,笑了起来:“漂亮,不愧是我夫人,这气质和魅力,穿什么都美。”

    那一抹失神,被很好的掩盖了起来,夏初心能紧了紧牵着衣裙的手,只能怪她太了解苏纯了,而且苏纯在熟悉的人面前,根本不善伪装。

    苏纯的笑意不减,而夏初心此时,却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得,苏纯见她这样子,不禁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夏初心牵强的微笑,说道:“心疼我的闺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苏纯疑惑。

    只见,夏初心将目光移向了旁边的衣架,看着上面挂着的女儿装,苏纯懂了,叹了叹气对夏初心说道:“不用多想,我不在意外表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看向苏纯:“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夏初心又看了看挂着的女装,苏纯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,男装穿习惯了呗!”

    两人一问一答,苏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看着夏初心傻笑,夏初心却是眉头皱着,继续说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不穿女装又不代表没有女儿心!”夏初心刚说了两个字,就被苏纯出言给打断。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非常意外的夏初心,满脸好奇的盯着苏纯,笑了起来,苏纯被她看的脸上有些不自然,将头微微偏向一边,不和夏初心对视。

    夏初心的笑容更盛,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抬脚走到苏纯面前:“我闺蜜的女儿心是啥?能不能让我知道?”

    偏着头的苏纯,余光看了一眼前方满脸期待的人,收回目光不为所动,夏初心见状,向前走了一步,此时离苏纯非常近,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抚过自己耳边,苏纯娇躯一颤,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偏回了头,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前方之人脸上期待的笑容,一双水灵大眼睛看着自己,苏纯无奈说道:“怕了你了,我说了你不准笑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心端正神色:“好,不笑。”

    红着脸的苏纯,羞涩的说道:“我相信缘分,遇到真爱之日,愿脱男装相嫁。”

    “好浪漫。”夏初心确实没有笑,双手抱在胸前,满眼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你不担心吗?我嫁人了你怎么办?”苏纯看着一脸痴相的夏初心问着。

    夏初心眨了眨眼,脸上红霞浮现:“我也想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夫人也有秘密瞒着为夫,说说吧,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苏纯的询问,夏初心脸上却没了笑容,说了一个字就不知道该怎么说,见闺蜜这样子,苏纯大概猜出了,夏初心的心思应该是所托非人,不忍心再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苏纯上前,给了夏初心一个拥抱,拍了拍她的后背:“夫人,你还有夫君我。”

    怀中之人微微抬头,眼中珠光闪动: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夫人?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你好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?夫君你说了我烦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啊,夫人你听错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信你才怪,疯丫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