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:小树林的故事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没多久,去而复返的陈老师,带着几个学生搬来了好几捆书,走廊传来脚步声时,言宝也早早跑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书本发放用了挺多时间,一节课时很快就完了,苏纯和夏初心自然也分得一份,好些书本加起来还是有些份量,挺沉。

    喧嚷过后,课时也有不少唏嘘声,意外的是,班上多数人都在讨论慕云天,苏纯和夏初心算是老熟人了,而这个新来的、高冷的帅气小伙子,一时间成为了焦点,议论的也多是女子,个别胆大开朗的姑娘,颇有瑶瑶欲试之色。

    “初心,要和他打招呼吗?”

    课间休息,苏纯对夏初心问着,毕竟夏初心和慕云天算是旧识,若是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夏初心的判断,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夏初心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倒是没别的新奇的事,众人也很快适应了当下的气氛,许多人已经投入了学习之中,少数人,比如苏纯和夏初心则是还未收心,心思有些还在别的地方,讲授的知识也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中午,该去吃饭了,时间一到课堂了欢声一片,一些脚下快的男同学已经破门而出,往食堂奔去,也有三四个同学围到了苏纯和夏初心桌前,询问两人要不要一起去吃饭,几个向苏纯和夏初心发出邀请的均是女同学,个别男同学在下课时便打过招呼离去,众所周知夏初心和苏纯是情侣,看样子是不打算吃狗粮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小迷妹言宝已经笑嘻嘻的站在了苏纯身边,意外的是,苏纯和夏初心还未起身,前方慕云天却接起了电话,声音还不小,这个上午慕云天没说过一句话,现在出声几人都很诧异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苏纯先起身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闻言,几人欣喜,夏初心也应了一声跟着起身,一行六个人,苏纯、夏初心、言宝和另外三个女同学,最欢的当属言宝无疑,傻笑不已,已经揪上苏纯的袖子,就像是怕苏纯跑了一样。

    苏纯无奈,撸了撸言宝稚嫩的小脸,笑到:“言宝,哥带你去吃好吃的!”

    言宝被撸的脸色红润,众女不禁好笑,不禁都瑶瑶欲试,吓得言宝赶紧躲到苏纯身后,欢笑中几人开始往外走去。教室有后门和前门之分,几人从后门走。

    楼梯间,几人有说有笑往下而行,而没走多远,一阵脚步声快速接近,疑惑中的众人回头,跑来的慕云天先出声道:“苏纯,你知道小树林在哪边吗?”

    小树林?苏纯一愣,慕云天问小树林做什么?而且就算要问路,不是该问初心吗,毕竟两人相识,苏纯看了一眼身边,大家都是一身女装,只有自己是男儿外表,明白过来的苏纯这才说道:“下楼往右直走,尽头围墙处!”

    “谢谢,”慕云天说了一句,便匆匆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不止是苏纯,众人此时也满是疑问,有人向问道:“苏纯,你和这个帅哥认识?”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对视了一眼,无奈道:“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真意外,早上都没见你们交流来着,这个帅哥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和苏纯交谈的同学先意外,而后又一脸花痴的向苏纯询问着,苏纯嘴角一跳,夏初心也是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另一个同学咳了咳,忍不住说道:“文静,矜持点,刚见到苏纯的时候你就是这了样子,说好的人如其名呢!”

    六人除苏纯、夏初心和小言宝,这犯花痴的叫许文静,对许文静说道的叫林菲儿,一直未发言,戴着一副大眼镜的叫樊凝。

    许文静一脸惊讶的向林菲儿说道:“我很文静啊!菲儿我哪里不文静了?”

    林菲儿无语,一抚额头:“你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樊凝亦是如此,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几人一边嬉闹,一边下楼,此时夏初心眉头微皱,被苏纯瞧见,不禁疑惑出声道:“初心,怎么啦?”

    夏初心回过神,看向苏纯,松开眉间:“我们去小树林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轮到苏纯微微愣神,夏初心和慕云天相识,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,苏纯应了一声,已经来到楼下的几人,往小树林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小树林,算是是金陵大学的独有场景,由于学校占地面积广,空地也比较多,便在一方空地上,栽培了许多个子不高的松树,故此被学生称之为小树林,其中偶尔还有一些花木,其原名叫做松花林。

    平日里,只要不是雨天和冷天,都会有许多人来此,在树下看书或者休息倒是很惬意。松花林遍地草坪,石板为道,秋天落叶之时,树下还会积累厚厚的松针,躺上去极为舒适。

    好在,金陵大学人均素质都挺高,许是因为是大学生,大家年龄上都不小了,比较成熟,还不曾有听说松花林里出了什么奇闻,也少有听说有人丢垃圾之类的。倒是某人和某人又在其中撒狗粮,旁人已经吃不消之类的话,时有传出。说起这小树林,众人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这松花林舒适的环境,惬意的场景,无奈的是单身的人太多,情侣也不少,曾经还有教师与教师在此地泼洒过此类粮作物,谁敢信,谁能挡住?

    当然,松花林结下过不少良缘。

    此地,不可否认牵过不少红线。

    而大学对这几分地管的也很严厉,有不少摄像头,有的还是带隐藏的,许是出于此,目前还没有传出,比如有情侣在其中生孩子之类的骚话。

    不久,苏纯和夏初心等人到来,老远就看到小树林聚了很多人,成两派之分,一方有十几人,另一方只有五六人,慕云天此时正现在中间,与十几人为首的人相对,像是在为身后的几人出头。

    临近,听到人多一方为首之人说道:“兄弟,这是我和他的事,奉劝你一句,不要多管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指着慕云天身后,一个脸上有淤青的男子,已经被揍无疑,声音听着熟悉,苏纯几人也看清了说话人的外貌,这人,苏纯认识,在金陵有不小的份量,同伴很多,叫左罡,是个魁梧汉子。

    慕云天皱眉,不知是看到苏纯几人到来皱眉,还是因为这左罡的话皱眉,皱眉之间,对着前方的大汉说道:“我叫慕云天,同学卖我一个面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汉左罡不削:“慕云天?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左罡又向慕云天后方的那几人中,被揍的人叫到:“陌白,你出来,TMD你一个男儿,敢做不敢当吗?”

    看样子,对方是不善罢甘休了,慕云天脸色阴沉,而苏纯也是一愣,陌白?不就是陌含玉弟弟吗?说起来陌含玉这几天都没再来找自己,挺奇怪,苏纯差点将她给忘了。

    而左罡身边有一人,一直在打量慕云天,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神色惊讶的在左罡耳边低语了两句,左罡也跟着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“左罡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苏纯等人是在左罡身后,听见有人叫自己,左罡回头,而左罡等人回头,见到叫人的是苏纯,都有些意外。意外的是苏纯在学校的名声很大,连像一派大哥的左罡,都远不及苏纯,去年,苏纯凭借无人能敌的帅气,被推就成了金陵大学的唯一校草,还是唯一的校花夏初心的男朋友。但是左罡和苏纯并未有所交际,只是互相知道,当下苏纯叫自己的名字,左罡意外之色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意外归意外,等苏纯等人走近,左罡还是友好的问道:“苏纯你有什么是吗?”

    苏纯神色平静说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左罡犹豫了一下:“这小子皮痒,调戏我女朋友,我开导开导他!”

    左罡说着,眼光放在慕云天身后的人身上,被开导的陌白哆嗦了一下,显然已经起到了开导的效果,慕云天也回头瞪了一眼陌白,后者害怕的将头深深低下。

    得知原由的苏纯,有些好笑,陌含玉这个弟弟还真能惹事啊,怪不得嘱咐自己看着她这弟弟,转身看着脸上有淤青的陌白,苏纯淡定自若,嘴角微扬的说道:“左罡你开导的不到位啊,这小伙子还能站着!”

    陌白猛的一哆嗦,一脸恐惧看向苏纯,迎上苏纯那个笑脸,吓的差点坐到地上,说开导他不到位这人,自己还还跟踪过,校花这男朋友这么狠辣的吗,陌白不禁发抖。慕云天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苏纯,这人是不嫌事大吗,是不是因为自己请客逃跑的事,苏纯现在要报复?火上浇油?

    左罡擦着汗,看了看身边的人,苏纯他了解的不多,原来是一位真男人啊,此时左罡心中颇有些英雄心心相惜之感,夏初心拽了拽苏纯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看夏初心,苏纯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而后又对一旁的大汉说道:“左罡,算了吧,这人我认识,改天你我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左罡一怔:“你认识这人?”

    苏纯摇头一笑:“准确说是认识他姐,我和他姐关系不错,向你求个情。”

    看着苏纯,和苏纯身边的夏初心,左罡冒汗不已,当着女朋友的面还说的这么直白,不禁佩服苏纯了,暗道,你也是真大哥啊!

    看了慕云天一眼,左罡收起眼中那一抹忌惮之色,对苏纯说道:“好,我左罡也不是什么扭捏之人,既然苏纯兄弟坦率,这个面子我左罡给了,改日一定与苏纯兄弟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直爽的汉子,苏纯也爽朗一笑:“一定,到时我做东”

    到此,事情结束了,看着左罡等人浩浩荡荡的离去,夏初心等众女都是送了一口气,刚刚真是大气也不敢喘,几女都无比佩服苏纯,而慕云天却是依旧皱眉,陌白则是偷偷打量苏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