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:苏纯的初吻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“含玉,不是你想的这样子......”

    苏纯见状,连忙上前抓住开车门的她,若是等她离去,就真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谁知,被苏纯抓住一只手的陌含玉,突然回身,顺势扑到了苏纯怀里,苏纯猝不及防,被推倒靠在车上,抓着陌含玉那只手依旧未松开。

    “唔~”

    正欲起身的苏纯,双唇被另一双小嘴堵住,腰间被一只纤细的手缠上,一时间全身酥麻感袭来,软倒再次靠在车身上,这种感觉前所未有,很奇妙,无力使不上劲,脚下都有些软,为了不摔倒,下意识搂住身前的人。

    只见,身高相差无几的两人,此时相拥着伏在车上,陌含玉微微踮起脚,紧紧抱着身下的苏纯。

    良久,分开却依旧相拥的两人,都是不停的喘着粗气,苏纯也站了起来,腰有些酸,已经懵了,自己的腰依旧被陌含玉紧紧的抱着,怀中之人此时脸色羞红,浑然不知自己拥着的腰肢有多纤细。

    陌含玉头靠在苏纯肩上,感受到苏纯此时心跳的飞快,又紧了紧苏纯腰肢上的玉手,娇羞的说道:“你是喜欢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苏纯闻声,哆嗦了一下,回神蠕动了一下平滑的喉咙,害怕不已。

    缓了缓才出声叫了她的:“含玉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纯的轻呼,怀中之人羞意更盛,应了一声,抬起羞红的俏脸。

    看着怀中洋溢着幸福的人,苏纯颤抖着伸手,抓起她的一只手贴在自己胸前,陌含玉先是不解,以为苏纯在示爱,然而她收到的却是惊天的噩耗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你是......”受到惊吓的陌含玉向后退了两步,满脸惊恐的看着苏纯,面色苍白无一丝血色,脚下虚浮险些摔倒,苏纯见状欲上前搀扶,吓得她又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后退时,陌含玉口中不停念叨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看着陌含玉此时的样子,苏纯觉得无比自责,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,安抚着前方的人:“对不起含玉,那天晚上本来就是想和你解释的,只是你离开的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陌含玉眼眶红润,泪珠又一次滑落,苏纯连忙上前安慰,抬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,这次她没有躲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~”

    谁知泪痕根本擦不净,陌含玉又一次扑到苏纯怀中,却是放声大哭,这一哭惊天地泣鬼神,闻者落泪,见着伤心,苏纯也差点被感染跟着哭了出了,伸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拍着。

    苏家。

    苏母还是没有回来,已经快半个月。此时,夏初心系着一个围裙,在厨房里忙活着,因为苏纯家的厨房,夏初心也学会了下厨,手艺嘛,一般!在厨房看不到外面,夏初心朝客厅看了一眼,依旧空空如也,不禁皱眉,苏纯和那个人谈的时间是不是长了点,话长的话应该请来家里才是,想到那个女人当时的神色,像是要哭,夏初心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苏纯回来时,见门是开着便直接走了进去,陌含玉也跟在她身边,眼眶通红,原来是陌含玉哭够了,苏纯就带她一起回来,来时还不忘交代让她把车门锁死。

    “初心,我回来啦~”

    “含玉,你先坐,我们还没吃饭,你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进门的苏纯听到厨房的响声,便向厨房里夏初心报信,说着又招呼陌含玉先坐,自己打算去厨房帮忙。

    陌含玉摇头:“没,我现在很饿~”

    她这神态撒娇无疑,搞的苏纯有些尴尬,刚刚在外面两人已经说开了啊,陌含玉也接受了苏纯是女儿身的事实,现在却还是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,苏纯很无奈。

    夏初心从厨房来到客厅,手中还握着炒菜的勺子,见到两人就愣住了,瞪大眼睛,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们,接吻了?......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,苏纯和陌含玉同时脸色红涨,得到确认的夏初心美目中满是难以置信,险些将手中的勺子给丢在地上。苏纯岔开话题,以自己去厨房帮忙为由,打破了气氛中的尴尬,意外的是,陌含玉也要去帮忙,无奈之下苏纯只好准了。

    做菜途中,又意外的发现陌含玉厨艺还不错,至少比夏初心强的多,而夏初心则是时不时看两人几眼,此时苏纯心中有个疑惑,就是刚刚夏初心问的那个问题,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陌含玉吻了?犹豫再三之下,苏纯还是将疑惑说了出来:“初心,你怎么知道我们吻了?”

    “噗哧~”

    陌含玉笑出了声,夏初心也愣愣的看着苏纯,表情怪异,见两人的反应,苏纯更加疑惑:“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嘴角抽了抽:“你去照照镜子......”

    来到镜子前的苏纯,差点没找块地缝钻下去,见到镜子的自己,羞得无地自容,只见苏纯的嘴唇满是口红,嘴角也有,苏纯自己是不抹口红的,这些口红从何而来可想而知,和陌含玉嘴上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洗了个脸,苏纯再次来到厨房是,见陌含玉已经在和夏初心聊天,看样子情绪好了挺多,两人也看到了再次来的厨房的苏纯,都给了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苏纯看着厨房里自己这一个闺蜜,一个朋友,有些无奈,目光投向陌含玉:“含玉,你是故意的?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?不懂你说啥!”陌含玉将头偏向一边,忍着笑意,夏初心见两人的样子,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苏纯指的是,陌含玉是第一个发现,和在苏纯脸上制造口红斑迹的,而她却没有说,自己脸上也没什么异样,估计是发现苏村脸上异样时,自己偷偷整理过,不然,能将苏纯抹成那样子,自己绝对好不到哪里去!

    之后,厨房中便时不时传出三人的笑声,不久,三女也吃上了饭菜,饭时都是有说有笑,三人也不嫌弃对方会,不管有没有看不见的口水飞舞之类的,饭后都是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三女聚在一起,不免嬉闹一番,不知不觉,连夏初心和陌含玉两人都熟络了起来,还非常要好,晚间陌含玉也在苏纯家留宿,在苏纯的无奈之下,三人挤在了一张床上,共枕而眠。

    苏纯言:隔壁有房间,何故三人要挤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两人曰:因为苏纯只有一个,舍取不可也。

    三人笑,繁星作陪。好在苏纯的床还算大,三人还容得下,几人有说有笑,闺房之中不免设计一些悄悄话,很快,夜深了,几人也都有些困意,在低声细语的三女,陌含玉先止住了话语。

    “含玉?”苏纯以为她睡着了,轻声呼唤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陌含玉却没睡着,微微偏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”她这样子,苏纯明知故问,又无可奈何,只得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觉得,这样也挺好的。”暗淡的光线之下,她微笑着,紧了紧同样抓着苏纯的手。

    惬意不长,被夏初心一语打断:“你们接吻,是什么感觉?...”

    陌含玉抓着苏纯的手紧了紧,脸上红霞尽现,苏纯也没好到哪里去,同样脸色羞红,故作镇定对夏初心说道:“就是感觉很奇妙,别的没什么感觉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吧!初心你干嘛?唔~~”

    良宵虽寂,美人不眠,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嗯哼之声,啥意思,不知道!春宵一刻形容不恰当,虎狼之词对比不应景,一夜,就让黑夜自己溜走吧。

    次日,良晨美景,美人一位亦是倾国倾城,何况是三位,清晨的大床之上,三人千姿百态,不堪入目。好在,叫醒的铃声响了起来,三人这才有所收敛,皱眉,揉眼,打哈欠,一项不缺缓慢起床。

    由于要上学,不得不早起,三女洗漱完毕之后,陌含玉与夏初心已经在房间换衣服,睡衣都是苏纯的,总不能穿着苏纯的睡衣出门,而洗漱苏纯最磨蹭,还在洗漱间。

    陌含玉将苏纯的睡衣收起来时,打开那挂衣物的柜子被惊呆了,夏初心在整理身上的衣物,见状摇头叹息道:“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陌含玉没有回头,伸手摸了摸那套好看的红色连衣裙:“苏纯,只有这一套女装?”

    夏初心也看看柜子中挂着的华丽长裙:“也许,这是她提醒自己是个女儿家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陌含玉疑惑的回头,显然是想从夏初心这里知道更多有关苏纯的事,苏纯让她更感兴趣了,在苏纯不知情之间,两人留了联系方式,不过后面陌含玉又加了苏纯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几人出门时,陌含玉说起昨天苏纯为陌白出头的时,原来是自己弟弟陌白给她打了电话,在感激和想念之下,陌含玉从别的省来找苏纯,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,不过现在看来,不是坏事,几人笑着道了别,苏纯和夏初心往学校而去,而陌含玉则开车往家而去。

    夏初心和苏纯今天没迟到,不久便到了学校,而陌含玉这边,驱车到了自己家宅子前,一个已经迟到的陌白,正在门口不远处走来走去,陌含玉疑惑之时,陌白急忙走来拦住她的车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弟弟脸上那淤青,陌含玉摇头不已,老爱惹祸这次真被揍了,估计昨天回家也少不了被教训一回,而她还没说话,陌白就先问道:“姐,你昨天就回金陵了?”

    看着像是有些痴傻的陌白,陌含玉大概知道他的心思,顿了顿:“是呀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陌白瞪大眼睛:“那你一夜未归,就是在那个苏纯那里过夜?”

    陌含玉嘴角一撇:“你个小孩子懂什么,苏纯是你姐夫,还不让开,已经迟到了你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自己弟弟让开后,陌含玉驱车往里去,留下目瞪口呆的陌白在原地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