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:梅开二度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学校内的苏纯,中午的时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说是已经回到家里了,苏纯自然欣喜不已,嚷嚷着要吃母亲做的红烧肉,苏母也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学校一切如常,因为天气的原因,人都在阴凉处躲着,诺大的操场少有人影。晚些时候,等斜挂着的太阳又往下走了许多,天没那么热了,苏母也拧着菜篮子出门买菜,这个菜篮子已经是当地妇人必备的习俗,到也不是有什么讲究,而是开始见别人用,后来大家也跟着用,用着用着就用习惯了。

    苏纯家去菜市场,一路上要穿街过巷,而来来回回十几年,哪怕隔得远的,也都成了相熟的邻居,这不,一个宅院之内,坐在门边不远,七老八十的老妪,见到苏母拧着菜篮子从巷子里走来,正晒太阳的老人视力已经不好,待到苏母走的近了,老人看清了,才出声道:“惠芬啊,好久没见你去买菜了,是不是出远门啊?”

    苏母全名,苏惠芬,惠芬这个名字,也只这巷子间的几位老辈才会叫了,平日里,这些相邻小一辈都是叫阿姨,而平辈中,这些谈得来的妇人们,都是叫她苏纯妈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妪已经白发苍苍,脸上也满是皱纹,眼中灰色很重,看着苏母的表情却是很慈祥,带着不止的笑意,老妪本家姓陈,夫家姓李,苏母这些晚一辈的称做一声李婶。

    苏母也是笑盈盈的,上前对老人家招呼道:“李婶晒太阳呢,怎么不往院子里挪挪,离门近了风大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笑意更胜,拍了拍座下的躺椅:“这地坐了几十年了,巴适的紧。”

    巴适是指极为舒适的意思,而老人家所指是这个位置,显然不是座下这把椅子,老妇的老伴走得早,像他们这样的老人周围也有不少,他们虽然膝下有儿有女,但又何尝不是生活中的望夫(妻)石,几十年后,自己也会是这样吧,想到这些,苏惠芬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母又对老人家问道:“李婶,就你一个人在家吗?翠兰她们呢?”

    “翠兰在腌制泡菜呢。”

    苏惠芬说的翠兰,是眼前老妪的儿媳妇,姓柳,全面叫柳翠兰,好在老人家虽然势力不太好了,听力还行,将声音放大一些老人家还是听的清的。

    这时,院内的屋子里,一间掩着的房门走出来被拉开,走出一个妇人,正是苏母所说的柳翠兰,柳翠兰见到苏母,一边用手上的布擦着手,一边笑着迎了过来:“惠芬,是你啊,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呢!”

    说着,已经走到苏母和老妪身边,苏母看着眼前擦着手的人:“翠兰你做个泡菜,关着门干嘛?”

    柳翠兰往苏惠芬边上靠了靠:“刘家那婆娘最近老爱在附近溜达,见门开着就往里钻,被她瞧见,这泡菜不分她些她还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苏惠芬无奈,乡里乡亲的,啥样的人都有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之后,又对柳翠兰问道:“给你说的事没什么意外吧。”

    柳翠兰对苏惠芬笑了笑:“放下吧,你交代的事哪能忘了,都看着呢,你家苏纯可乖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纯呀?苏纯这孩子前两天还和我说话来着,好小伙子像是带媳妇去买菜。”依旧在椅子上的老人听见了两人的谈话,也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“妈,惠芬家的苏纯是女孩子,我都和你说好几遍了,你老人家还是没记住。”柳翠兰又被自家婆婆给逗笑了,苏惠芬虽然也是笑意不止,倒是觉得没什么不正常的,毕竟人老了不免会糊涂一些。

    老人家板着脸。正色说道:“你这孩子净说胡话,我又不是老糊涂,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两个妇人要是和老人家争论这个问题,显然是不可能的,苏惠芬看向柳翠兰问道:“你要去买菜吗?苏纯快放学了,你不去我就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拿菜篮子。”

    不久,去拿菜篮子的人回来,两人一起前往菜市场。苏惠芬曾经给柳翠兰打过电话,说是让她帮忙看着点苏纯,毕竟两家离的不远,苏纯买菜也要从她家门前经过,有个大人时不时看着,总归要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放学时,苏纯火急火燎的往家赶,夏初心得知苏母已经回家,便以让母女聚聚为由,没有再跟着苏纯,回了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苏家:“妈,我回来啦~”

    一声悦耳的通报响起,急匆匆而来的苏纯,已经奔过院子往屋内跑去,倒是像出远门的不是苏母,而是苏纯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厨房中的苏母放不下手中的事物,就对已经到了客厅的苏纯喊道:“纯儿,来帮妈的忙,今天买的才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很快,苏纯找到了厨房的母亲,苏母正在洗菜,此时清洗的是肉类,嬉皮笑脸的苏纯一下抱住了母亲的后背,手上沾到苏母围裙上的油渍,不免又被母亲说道一番:“你这孩子,毛毛躁躁的,还不换上围裙。”

    苏纯这才松开手,伸出脑袋看了看母亲手中的五花肉,咧着嘴:“妈你做红烧肉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苏纯一边拿下墙上挂着的围裙,帮忙洗菜。苏母指了指门边的菜篮子:“都是你喜欢吃的菜,洗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蹲着拿菜的苏纯嘻嘻一笑:“知道啦~”

    这一晚的饭菜很丰盛,吃完帮着收拾碗筷时,苏纯感觉自己走都走不动,坐着连起来都费劲。睡时,一个躺在自己的大床上,取出那本久违的日记本,不知不觉又有好几篇写上了字,本子上还没写上字的,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吃了一些早饭,风风火火出门的苏纯,很快又等到了公交,依旧是上车,投币,往里挤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苏纯又遇到了开学那天遇到的姑娘,上车后的苏纯已经挤到了后面,与上一次那个位置稍有偏差,车上已经挤满了人,抓着扶手的苏纯,前方站着的就是那个学妹。

    苏纯此时很纠结,要不要悄悄挪开,但是都挤满了人,再走动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眼前这个在拿着小卡片背书的学妹肯定会抬头,见她一直在背单词,没有抬头的意思,苏纯也松了口气,静观其变,最好就这样到学校。

    但是不可能啊,不说公交拥挤,不小心就会被推一下,而且车在停下的时候,一般都会抬头看看,果然,很快公交就到了一个站,停下的时候还停的有些生猛,车里的人都晃的险些摔倒,不出意外,眼前的学妹又看到了苏纯。

    学妹一脸惊奇,甚至有些难以置信,苏纯也尴尬的看着她,过了几息时间,学妹有些不好意思:“学长,你在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苏纯更尴尬了:“不久,前面刚上车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苏纯,不禁摸了摸手机,然而手机没有再响起,显然只有自己度过眼前的尴尬了,咳了咳缓解一下气氛,苏纯以学妹手中写着单词的卡片入手:“你在背单词吗?”

    学妹红着脸:“嗯,是的学长,今天要提问。”

    苏纯笑了笑:“那你接着背。”

    学妹脸更红了,听了苏纯的话,时不时看看手中的单词卡片,又时不时捏捏衣服的袖口,不知道记住卡片上的单词没。之后两人时不时的搭上一句话,车到站了还是苏纯提醒这个有些愣神的姑娘,她这才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校门口苏纯才想起今天没打电话叫夏初心,而一般她都会先打电话叫自己的,都习惯了难怪会忘记,正想着夏初心是不是已经到学校了,却看到慕云天从一边路上走来,慕云天显然也看到了苏纯,正向这边道路走来。

    以为慕云天有什么事,苏纯脚下顿了顿,停了下来,却忘记了自己后面还跟着一个学妹,苏纯停下两人辞不及防险些撞到,学妹依旧红着脸,疑惑看向苏纯:“学长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苏纯对她笑了笑,慕云天这时也走到了两人身旁,微微皱眉看着苏纯:“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苏纯一愣,看了看身边的学妹,什么叫一个人,置人家于何地,慕云天也发现的自己话语中的问题,他指的是苏纯怎么没和夏初心一起,反应过来的慕云天也和眼前的学妹打起了招呼:“你好!”

    而小学妹此时已经惊呆了,想着:这就是物以类聚吗?出现两个同样帅气的学长,眼前这个高大很又威严的学长,看样子是和自己乘车这位学长是朋友。

    在苏纯身感觉很舒心,而且苏纯性格温和,但是慕云天不一样,在他身边会让感到压抑,而且比苏纯高出整整一个头的外表,配上高冷的神色,看上去更加有威严,虽然两人同样帅气,但是没法比,完全是不同的两个类型,毫无疑问慕云天更有男儿气概。

    脸上滚烫的学妹,也口此不清的和慕云天打起招呼:“学...学长好......”

    慕云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苏纯想问慕云天是不是有什么事之间,小学妹像是见到了熟人,朝对方挥了挥手,苏纯看着路对面挥手的几位姑娘,也跟着身边的学妹朝对方挥了挥手,弄的对方几个姑娘激动不已,学妹红着脸告别身边的两人跑了过去,见她离开之后,慕云天和苏纯并肩往校内走去。

    几位聚在一起的姑娘,看着苏纯和慕云天离去后,拉着方才在两人身边的学妹询问着:“小羽,你怎么会和苏纯学长他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苏纯二遇的学妹小羽一脸疑惑:“谁是苏纯学长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刚和你站在一起,一起朝我们挥手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小羽恍然,原来和自己乘车的学长叫苏纯,不禁又问:“另一个学长呢?”

    几位姑娘看看四周,见没人才低声对小羽说道:“那个长得高看着冷酷的学,叫慕云天。”

    “慕云天?”

    小羽此时满脸惊讶。几人见状:“小羽也听说了吗?他就是慕家那个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小羽愣愣的也没点头,随后几人也朝校内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