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:她是男的不要乱想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已经走在校内的苏纯和慕云天,没怎么说话,倒是见到两人一起走来的同学,都在议论纷纷,还没人见过两人一同上下学之类的,而两人又都是学校的焦点人物,挺新奇。

    那天小树林的事结束后,不知从哪里传出,当时慕家大少爷慕云天也在场,校领导还因此彻查了事情是起因经过,得知不是什么大事才作罢。而对这个大少爷感兴趣的人也不少,网上随便一查就能看到本人的肖像,此时认识慕云天的人,人数怕是和知道苏纯相差无几了。

    “夏初心没来?”

    两人走着走着,慕云天向苏纯问起了夏初心,慕云天和夏初心相识,苏纯倒是没多想。

    “我问问她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纯拿出手机拨了夏初心的号码。很快,电话那边接通了:“喂苏纯,你到学校了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,软绵绵的,苏纯一愣皱起眉头:“初心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慕云天见苏纯停下脚步,自己也跟着停了下来,此时苏纯的注意力自然全在夏初心那边,等着她的答复,夏初心的答复是:“昨晚受了凉,感冒了,今天就不去学校了,在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得知夏初心感冒,苏纯眉头皱的更深了些:“我去你家照顾你吧,等我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又忙说道:“不用不用,亲爱的别担心,烧已经退了,就是还没力气,中午有力气了我就来学校。”

    苏纯犹豫了一下,是没多说什么,嘱咐一番: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给你请假,在家休息一天吧,放学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那边笑了笑,听从了苏纯的交代,说是在家等她放学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苏纯看向了旁边不知所以的慕云天:“初心生病了,在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应了一声,并未多说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毫无反应的样子,苏纯不是很懂,是他主动问起初心的啊。而且慕云天好似已经完全忘记,前几天请她们吃饭逃跑的事,看着前方这个笔直的背影,苏纯觉得怪怪的,完全搞不懂这个人,紧了紧肩上的背包,也跟着走去。

    眼前慕云天的腿,好像和苏纯自己差不多长,但是走了几步后,苏纯发现想赶上他,却是有些吃力,看着他两手插兜的背影,苏纯在后面问道:“你没带书?”

    前方的人脚下顿了顿,慢了下来,后方看着慕云天鞋跟的苏纯,嘴角微微上扬,很快就超过了他半步。

    “我的书在教室里,没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纯愣了愣,偏头看向这人:“那你回家都不学习的?”

    慕云天被苏纯问的愣了一下,却见苏纯摇头叹息的样子,而且苏纯已经走前去了好几步,没多说什么,跟着苏纯往教室的楼层走去。

    早上课堂上,苏纯认真的听课,认真看书,夏初心没来她自己的话也变少了许多,偶尔和班上的同学交流一下,倒是和自己的小迷妹言宝多玩上一会,几节课上课途中,苏纯时不时皱眉。

    中午,快下课的时候,已经趴在了桌上,放学时别人都去吃饭,苏纯也打发了叫自己一起去吃饭的人,依旧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,是夏初心打来的,接通传来了夏初心的声音:“苏纯,你在学校吗?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趴在桌上的苏纯闭着眼,扶着手机靠在耳朵上,有气无力的问夏初心是不是好了,夏初心那边察觉异样,挂断电话又重新拨了过来,这次是视频电话,满头细汗的苏纯接通电话,手机靠倒在桌上,对着手机屏幕里的夏初心咧了咧嘴:“初心你刚刚怎么挂断了?”

    夏初心看着趴在桌上的苏纯,被吓得不轻。只见趴着的苏纯脸色苍白,嘴唇微微发紫,满头是汗,垂下的头发已经被打湿粘在脸上,夏初心慌忙向趴着的人问道:“苏纯你哪里不舒服?教室有人吗,先让人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手机中的苏纯抬起沉重的眼皮,对着她吃力的笑了笑;“没事,就是肚子有点疼,过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肚子疼?”

    夏初心看了眼墙上的日历,已经是月底,一号开使军训,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,苏纯不会来那个了吧,难怪她不肯去医务室。夏初心说了句让苏纯等等,就挂断了电话,忍着腹痛的苏纯已经没力气管电话了,手机躺着桌上,自己则趴在桌上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苏纯做了个梦,自己掉在了海里,明明不会游泳,可是已经沉入水中的她,却没有被呛死,拼命挣扎着,视线模糊,思绪在模糊,一直在水中挣扎的她累的筋疲力尽,四肢很酸不已,腹部也很痛。

    “苏纯.....”

    “苏纯醒醒......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叫她,感觉被拉了一把,冒出水面的苏睁缓缓开了眼睛,恍惚中看见了刺眼的阳光,也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,眼前场景一换,自己睡在桌子上,教室空空如也,眼前自己桌边正有个人在眼前晃着手。

    “慕云天?”不确定自己掉在海里的场景是真的,还是现在的场景才是真的,缓缓坐起身的苏纯,看着眼前的人轻声呼唤着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耳边的声音证实了现在才是真的,他的声音很有磁性。

    “能走吗?”头晕脑胀的她被慕云天扶着站起,苏纯一直没说话,慕云天又向她问着,苏纯这才感觉到腹部锥心的疼痛,而她的痛苦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在前面蹲了下来,扭头看向苏纯:“我背你,先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说着已经直视前方,单膝向前,做好了背人起身的姿势,苏纯听到医院两个字,也瞬间清醒了许多,痴痴的看着蹲在地上的背影,慕云天迟迟没等到人到背上,不禁疑惑回头,迎上了苏纯的目光便愣住了,而他,分明在苏纯眼中看到了一些水花,像是要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些口干舌燥的苏纯声音有些沙哑:“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此时苏纯脸色很吓人,苍白发青,只是微微愣神的慕云天皱了皱眉头:“夏初心打电话让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去夏初心那里,苏纯这才抿着嘴,缓缓移动了一步,又伸手抓起书桌腹中的背包,才俯下身趴到慕云天背上。软绵绵的身躯趴到背上,慕云天明显又愣了一下,背着人起身后皱眉不已,背上的人比想象中的要轻的多,皱着眉头的人背着苏纯快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背上的人脸上有了血色,渐渐红润,看上去不在那么吓人,两只腿被慕云天紧紧抓着,一只手臂搭在他肩上,有些迷茫的苏纯,侧着脸靠在他背上,另一只抓着包,紧了紧这只将包抱在眼前,遮掩着脸的手。

    背包此时瘪瘪的,书本都在书桌里装着,里面只有一些小物品。

    学校里,午间路上的人也很多,见到慕云天背着一个人快速从身边走过,都吃惊不已,背上的人看不到脸,被包挡着,但是不少人却已经认出了慕云天背着的是苏纯,一些好奇心重的人已经拍下了眼见的场景。

    慕云天怕苏纯不舒服,脚下虽快却没有奔跑,被这人快步而平缓向校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去相邻小区。”

    校外,慕云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将苏纯放到车上,自己走到另一边车门上车,方便照看苏纯,两人都是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车速有些快,风从车窗不断往里蔓延,苏纯有些不舒服,昏昏沉沉的她却忘记了可以关车窗,避开吹来的风往中间靠了靠,慕云天感觉到她在移动,也知道了是车窗的原因,一只手扶着她,另一只手伸过去关她这边的车窗。

    车窗关好后,看着身边满头是汗的人,伸手在她头上抚了抚,苏纯的头不烫,却汗流不止,触摸到她的额头,两人都又愣住了,感觉很奇怪,慕云天感觉手放在苏纯额头很舒适,虽然满手沾上了这个哥们的汗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手久久不拿开,苏纯疑惑的看向了慕云天,他这才收回了手,看着苏纯的眼神有些怪:“很疼吗?”

    苏纯挤出一个笑脸,笑的很牵强:“有点!”

    她此时抓着包捂着肚子,手指时不时掐一下背包的布料,显然是因为腹痛的原因,苏纯感觉头也很晕,估计是晕车了。

    人在虚弱时容易晕车,看着身边脸色一阵阵变幻的苏纯,慕云天也知道苏纯现在很难受,坐着都在摇晃,在她晕眩纯茫然的眼中,他伸手将她的脑袋往自己肩上带过去。

    “靠着吧,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痴痴的靠着他的肩膀,之后嘴角又不自觉的向上扬,疼痛也好像减轻一点,他的声音真的很有磁性,感觉暖暖的,这个人好像也没那么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想到讨厌,苏纯微微一怔,是啊,自己讨厌他吗?好像没有。可能是和初心相处久了,已经习惯了两人的生活,慕云天的出现,让苏纯下意识警觉,排斥他。

    自己好像并没有真的讨厌他什么,倒像是迁怒于他,心间一丝酸楚衍生,如同抽丝剥茧,一发不可收拾,酸楚不断从心底冒出,眼眶也开始红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云天感觉到苏纯的异样,偏头看向了她:“要不,掉头去医院?”

    苏纯的异样,慕云天以为是疼痛所致。苏纯轻轻舒了口气:“没事,去初心家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,苏纯也生过大大小小不少毛病,说起来,除了小时候被母亲背着去过医院,还是第一次被别的人背,还是一个男人。夏初心生病时,倒是被苏纯背过几次,但是夏初心却背不动苏纯,而且每每如此,苏纯都会自己坚持,哪怕有人扶着,至少也要坚持自己走到去医院的车上。

    将头微微扬了扬,能看到他的侧脸,苏纯颤动了一下睫毛:那天他,为什么逃走呢?其实是自己的错吧,哪样挤兑他,真的好像有些过分了呢,要不要道个歉呢?

    许是感觉到肩上的重量轻了些,他偏头向苏纯看来,迎上了她看着自己的眼睛,慕云天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苏纯也感觉到,微微一愣,随后有些好笑,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吗,是在紧张?

    慕云天此时内心很复杂,远离苏纯哪只手紧紧握着,心中说着一个可怕的提醒:他是男的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苏纯眼神的时候,他被吓得不轻,在苏纯的眼中,他看到的是如同一个女子的似水柔情,含情脉脉,肩上的人那一双水润的大眼睛,有些恍惚,迷离中藏有一抹不甘,慕云天第一次发现,原来苏纯的睫毛真的很长很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