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:鼻子嗅一嗅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“慕云天……”

    苏纯的声音伴随着呼出的热气,抚过他的脸和颈,慕云天不由得又颤抖了一下,苏纯愣愣的,她同样感觉到慕云天的异样,像是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事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才传来慕云天的声音:“到了!”

    看着给司机师傅付钱的人,苏纯笑了,她是想道个歉的,现在看来不用了,他应该...不在意吧!下了出租车后,慕云天依旧背着苏纯,两人往夏初心家走去。

    “初心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背上的苏纯给夏初心打了电话,夏初心已经下楼开门。挂断电话后,苏纯看着眼前背着自己的人,其实自己现在可以自己走了,抿了抿薄唇,轻声低语说出了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脚下顿了顿,没有说话,两人很快来到了夏初心家楼下,夏初心此时已经在楼下等着了,见两人到来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夏初心家,将苏纯放下后慕云天就要转身离去,夏初心挽留了两句,让他歇会再走,被慕云天婉拒,很快慕云天便离开了夏初心这里,而苏纯现在还病着,夏初心也没有多说什么,照顾苏纯要紧。

    至于苏纯本人,一副痴呆的样子,被放在床上之后就静静的躺着,等着夏初心的照顾,虽然腹痛减轻了一些,但是腹痛依旧还在,她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慕云天刚离开,夏初心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碗走进了房间,苏纯缓缓坐起身,看着这个眼前大小姐傻傻的笑着,夏初心一字未语,走到床边坐下,将碗递给了苏纯。

    见她板着脸,苏纯明知故问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夏初心依旧没说话,扶着她一起靠在了床头,苏纯偏头看了看搂着自己的人,将碗向嘴边递过去,刚喝了一口:“好烫...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吹吹。”夏初心连忙抽出手将碗接过去,认真的吹了起来,但是吹了几下才发现,红糖水早已经不烫了,在自己递给苏纯的时候就已经只有一点点烫,抬头看向苏纯,只见她看着自己傻傻的笑着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紧张自己的闺蜜,苏纯很感动,她一直都是这样,相识到现在从未变过,伸手接过她又递过来的碗,将碗端在胸前,看着她认真说道:“我没事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红着眼眶,朝苏纯靠了靠,又将她搂着,两人又都靠着床头,靠的舒适了,夏初心才带着些哭腔说道:“你吓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正喝着糖水的苏纯换了口气:“好甜。”

    碗中糖水只下沉少许,热气依旧不停的冒着。

    “喝完我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照顾过对方不知多少次,在对方需要的时候,都能给出最好的照顾,也许不是最全面的,但却是最暖心的,也是两人之间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一座非常大的别墅,一辆出租停在远处,显得格格不入,慕云天从出租上走了下来,直径往别墅走去,走到围墙的大门前,大门就自行打开。

    别墅不单单是一座,而是由好几座聚在一起,大小不一,有的三层有的两层,依山而建,每一层的景色都各有千秋,说是一座小城也不为过。进入大门,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大道,大道宽七八米,两旁是散落石凳与石灯,石凳旁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,让人赏心悦目。大道往前分出许多小道通往何处,而大道则是直通最大那座别墅之前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途径,大道边上一个正护理花草的妇人,见到慕云天走来,就忙着停下手中的事物,出声相迎,慕云天看了妇人一眼,本人像是在思索事情,向妇人点了点头继续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府邸进门后,又见两个姑娘在大厅忙活着,两位姑娘见到慕云天,和之前外面见到的妇人一样,都是忙着停下手中事物上前相迎,慕云天摆了摆手,示意她们忙自己的,便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书房,光着膀子的慕云天,手中正拿着自己刚脱下的寸衫,皱着眉直勾勾的看着,片刻之后,鬼使神差的将衬衫放到鼻子前嗅了嗅,上面有汗味,更浓的却是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少爷?”

    书房门没关,一个老者不知何时站在了门边,看着慕云天的疑惑行为,极为不解。

    慕云天回头,也见到了老者,却是面无表情,随后抓着衣服,光着膀子走出了房间,门边的老者也跟在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朝着卧室走去的慕云天,身后跟着老者,走到了卧室边上不远,遇见了正在忙的女仆,这个女仆是另外一个,显然不是刚进屋时,见到的两个女仆中的一人,由此可见,别墅里的女仆也绝对不可能是三个。

    女仆听见脚步声抬头看来,瞧见光着膀子的慕云天,顿时小脸通红,低下了头有些慌乱:“少...少爷好!”

    这个女生很瘦,是这别墅里的一号女仆,叫怜音,经过她身边时,慕云天将手中的塞给了她:“去把这件衣服洗了。”

    怜音连连点头,不敢耽搁:“好的少爷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走到房门口时,又停下了脚步,皱眉对着已经走去挺远的人叫道:“怜音,那件衣服洗十遍。”

    怜音脚下一个踉跄,这个姑娘差点摔倒在地,狼狈的回头:“知道啦少爷,怜音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见状没在管,领着老者朝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女仆怜音惶恐的拿着衣服离开,小脸皱成一团,到了洗衣房,才小心翼翼的举起手中的衣服看了起来,左右端详一番没看出什么异样,鼓起右边小脸还是不打算放弃,少爷让洗十遍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怜音向窗边走了过去,将白色的衣服举起对着阳光,衣物白净微薄,阳光能透过,上面没有污渍,聪明的女仆眼珠转了转,歪头想了想,不是污渍的原因,是汗味吗?少爷的汗味?...怜音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,和之前慕云天一般无二,羞红着脸,将提着的衣服向鼻尖靠近,嗅了嗅。

    女仆怜音大惊,少爷衣服上有香味,是女人的香味,微微的香水味,还有女人的体香......

    之后女仆颤抖着,按照慕云天的说法,将衣服洗了十遍,一遍不少,心里嘀咕着,少爷应该很讨厌这个女人,这样想着,十遍都洗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下午,苏纯已经在夏初心开始作妖了,二女嬉闹的屋里一片狼藉,已经下床的两人把想玩的都玩了一遍,此时正双双坐在夏初心的钢琴前方,时不时笑上一声,钢琴也时不时发出一阵怪声音,很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咣~~~

    突然间,钢琴又发出呐喊。

    “哎呦~”

    随后是苏纯一声伴唱,原来是苏纯被夏初心在手背上打了一巴掌,吃痛的声音,苏纯眼中楚楚可怜的看向夏初心,脸上却是嬉皮笑脸的样子:“你打我干嘛?...”

    夏初心白了她一眼:“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苏纯咧嘴一笑:“好吧,我不捣乱了!”

    二女这才认真鼓捣起了钢琴,年少时,两人都有着各自的梦想,都问过对方的梦想是什么,苏纯的喜欢玩,梦想是唱歌跳舞,夏初心也差不多,喜欢乐器,尤其时钢琴,两人刚认识的时候,夏初心还嚷嚷着以后的某一天,会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登上舞台,而且是世界最有名的舞台。

    二人在夏初心家毫不知情,而学校已经议论纷纷,话题都是围绕着苏纯,慕云天以及夏初心三人,都是对早上慕云天背着苏纯离去的事,在进行各种猜测和推敲,版本有很多种。

    有的说这是正常的,可能是苏纯不舒服,慕云天背着他离开,两个大男人,没什么的。有人赞同,但是苏纯为什么要用包挡着脸?值得思考,而且为什么偏偏今天夏初心没有来学校呢?更加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又有人说,男男才是真爱也是可以接受的,大家不要抱有歧视,不要用有色眼镜看人,这个说法一出,学校瞬间炸开了锅,还被推上了学校论坛首页,三人的形象被高高挂起,有指责的,有看热闹的,有添油加醋的,也有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当然,苏纯和夏初心平日里在学校待人亲和,也有不少真爱粉和支持者,毕竟两人的为人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,俗话说,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所以支持苏纯和夏初心是真爱的人不少,慕云天背苏纯出校门很正常,苏纯挡着脸归咎于意外,人嘛,当然会有难为情的时候,被人背着不好意思很正常。

    然而,又有人爆出,慕云天就是慕家大少爷的因素,这下可不得了,这个因素太强了,慕家可是金陵首富,坐拥多少资产已经无法估量,苏纯是不是禁不住金钱的诱惑,抛妻嫁夫了?慕云天在学校的事真正的被所有人知晓,之前不知道小树林之事的人,现在也都知道了慕云天就在自己这个学校里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因素,许多支持苏纯和夏初心的人也开始动摇了。苏纯是不是真把夏初心绿了?不得而知。苏纯是不是被慕云天威胁了?无从查起。甚至出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因此,代表校方的学生委员会不得不加入其中,将一些见不得人的言论送去小黑屋,甚至发表意见维持局面,整个下午学校论坛乱成一片,众人各显神通,颇有三国大战的神色,校方甚至废了几位大侠的功力。

    而这非但没起到作用,反而激怒了大侠们,这些被封号的大侠竟然开小号来渡劫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,大家的号都是实名制的,值得庆幸的是,大侠们几经施展神通之后,小号也渡劫失败了。

    最淡定的就是苏纯他们班上了,大部分人当起了旁观者,有的人虽然震惊,这个慕云天就是慕家大少爷慕云天,但是还没有到被未知的真相,蒙蔽眼睛的地步,毕竟苏纯和夏初心都和大家相处一年了,两人算是一直形影不离,不得不说感情真的非常要好,令人羡慕。

    风波不定,平息这浪花看来得需要一些时间了,即是放学,论坛上依旧互掐的火热,已经渐渐有超出了围绕三人讨论的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