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:一而再再而三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有一些旁观提出了问题,这件事怎么看?怎么才能平息?

    没人知道,或许只有等三人来学校时当面讨论了,不过这种做法显然不太可能,不是明智之举,不管不问或许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放学后,一家酒吧里,聚集了十几人,这些人都是男子,还都是金陵大学的学生,其中,为首的竟然是陌白,桌上满是酒瓶,还剩有酒水的没几个,地上散落的瓶子也不少,陌白将手中瓶子里最后一口酒饮尽,放下酒瓶看向众人:“都没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白哥,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白哥,这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都是摇头,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陌白说着,大家脸色都不太好,陌白也沉着脸,那日小树林见到陌白时,他身边只有三四位同学,现在聚在包厢里的却将近二十人,可见陌白结交人还是很有一套的,身边的人在快速增长着。

    没一会,又一个人急匆匆进来了包间,直径走向了陌白:“白哥,左罡到了。”

    陌白这时环视一眼包间里的人,说道:“众位兄弟今天就先到这里吧,改天再聚,大家都是同学,学校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有的是相聚的机会,改天换个宽敞的地方,大家放开了嗨。”

    “好,白哥那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哥再见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离去,陌白身边还有一个人没走,这人上次在小树林也跟在陌白,见人都走完了才看向陌白:“白哥,你和左罡?”

    陌白拍了拍这个人的肩膀:“放心,左罡的为人我了解过一些,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人都走完之后,陌白等了一会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果不其然,去开门就见到了左罡,意外的是和左罡来的只有一个女子,这女子陌白认识,就是之前自己调戏的人,左罡的女朋友,然后自己被揍了,此外并没有别的人随同。

    左罡进入包间后,一眼看尽包间的情况,自然也看到了屋中满是酒瓶的场景,看样子,自己来之前这里聚集的不少人,应该是被遣散了,不禁多看了陌白两眼。

    陌白迎左罡进包间后,就招呼着两人坐,左罡却摆了摆手:“陌白老弟,你约我来是因为何事,那日小树林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直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提到小树林,陌白免不了尴尬,摸着头:“说来话长,还真和小树林的事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见陌白的样子,三言两语怕是说不清,左罡看了看房间:“既然这样,我们换个地方,她不太喜欢酒吧,顺便去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这包间,的确有点不堪入目了,陌白也同意了,三人很快就离开了酒吧,换成了一家饭店,饭店不大,三人也要了一个包间,点菜后等上菜的时间,陌白和左罡又谈起了之前的话题,陌白向左罡敬了一杯酒,两人一饮而尽,放下酒杯陌白才说起事。

    “罡哥,其实这次找你来,是想托你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左罡没说话,等这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这人叫毛柘,是个胖子,也是金陵的人。上次小树林的事,说起来和他也有部分关系,毛柘是卖情报的,只是他卖的情报都是金陵里的资料。上至校长办公室里有几张纸,下至一个无名妹子的三维......上一次就是他卖了假资料给我,说嫂子是单身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陌白又倒了一杯酒,对着左罡身边的人敬了一杯:“嫂子,上次的陌白在这里向你道个歉,还望嫂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左罡的女朋友显然也不是小气之人,笑了笑对陌白说道:“你都叫嫂子了,嫂子还能为难你吗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左罡也笑着点了点头:“这是就不提了,陌白老弟也是条汉子,大丈夫能屈能伸,你的意思要我帮忙找这个人是吗?小事,回去之后我就知会一声认识的人,这人只有没出金陵市,应该不难找到。”

    饭店上菜很快,不多时就已经开始端菜上桌,三人也大吃了起来,陌白吃的不多,可能是还不饿,倒是左罡吃的生猛,而左罡这样子估计是常态了,他女友在旁边看的一个劲摇头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左罡腹中也不在空瘪,借着酒意也和陌白攀谈了起来:“陌白老弟,上次小树林的事,我左罡手上重了些,老弟还望海涵,你也是直爽之人,我左罡佩服的人不多,今日敬你是条汉子,来,喝。”

    陌白那边也举起杯:“罡哥言重,陌白虽还年少,担当还是懂的,错了就是错了,这一杯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咣~

    酒杯相撞,这已经是不知第几次两人的推杯换盏,不知第几次的互相吹捧。两人不停在喝,左罡也提到了苏纯之事:“白老弟,上次那叫苏纯的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说到苏纯,陌白的酒意一下清醒了许多,那天早上陌含玉对他说的话记忆犹新,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记得,不满罡哥,这苏纯真和我姐认识。”

    左罡来了兴趣:“哦?这苏纯不知道是什么来头,今天也在学校闹的沸沸扬扬。”

    陌白疑惑抬头:“今天?在学校闹?”

    见他的样子,左罡有些意外:“你不知道?学校的论坛都快炸了,我大学这四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,有意思,这群人真是太闲了。”

    陌白愣了一下,随后拿出手机登入了学校论坛,一登上论坛就看到大标题挂着的全是苏纯和夏初心,还有慕云天的头衔,无数消息飞来飞去,看到消息内容后陌白眼睛都直了,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之后,陌白抬头对左罡问道:“罡哥,这些人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左罡放下筷子,抓过酒瓶,往两人杯子里倒满:“这些人就是闲疯了,信不得,白的也能给说成黑的,已经有好几个人的号被论坛管理给封了。”

    陌白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这么说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左罡举起杯的手顿了顿:“应该吧,不管苏纯的事了,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接着痛饮,陌白和左罡他们喝了很久才离开,从天没黑喝到了天黑,两人都是被人抬回去的,完全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出门了,病也都好了,两人有说有笑,昨晚苏纯被苏母唠叨了半宿,就是在夏初心家留个宿,这一叮嘱就是半小时,没办法,母亲的苦口婆心,苏纯打着瞌睡听完了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里,苏纯照常给大家打招呼,然而学校内几乎所有人,看两人的眼神都很怪异,发蒙的两人到了教室也是如此,班上的同学看两人的目光也是无比怪异,不过班上的总归比较熟悉,看着一群异样的眼光,苏纯问出了疑惑:“你们怎么了?眼神都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嘴角齐齐一抽,倒是极为壮观,前排一个男生说道:“你们没看论坛?”

    苏纯一愣:“论坛?没看啊,论坛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纯和夏初心都拿出了手机,开始登录论坛,两人平时都不会看论坛,还得登陆,这时却传来了言宝的声音:“苏纯哥哥,论坛上说你把初心姐姐给绿了......”

    苏纯的手机差点掉到地上,夏初心也差不多,两人看着班里的众人,大家脸上的神色,苏纯想了昨天的事,一脸难以置信,冒着冷汗浏览起了学校论坛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个半死,论坛已经炸了,都是在说三人的事。

    慕云天这时也来到了教室,又在众人惊讶的眼中,直径走到后方,在苏纯边上的空位坐了下来,他不打算在坐前面了,打算坐后面,苏纯也看到了他坐到身边,皱了皱眉头将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云天看了两分钟,将手机还给了苏纯,面无表情起身走到前面,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坐下时,他却抱起书桌里的书,重新走到苏纯边上的空位坐了下来,众人惊呆了,苏纯和夏初心也呆住了,随后,苏纯一怔,笑了起来,是啊,又是真的,随他们去说罢,大少爷都不在乎,自己又担心什么呢,只是没想到,他竟然还是个超级大少爷,慕家慕云天。

    不久,开始上课了,而慕云天整整一节课都在玩手机,连头都不抬一下,苏纯和夏初心时不时看他一眼,然而他就是不抬头,死死盯着手机,看样子也没听课,苏纯和夏初心都很好奇,他在玩什么东西?

    在快下课的时候,慕云天终于抬起了头,手机丢在桌上,也扭头朝两人看看来:“有纸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愣:“幼稚?什么幼稚,不幼稚啊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无语,对着苏纯张开满手是汗的手:“纸,擦手的纸。”

    苏纯也晕了,原来是要纸啊,这才从包里拿出自己用剩下的半包纸巾,递给了慕云天。这时也已经下课,课堂上也开始熙熙攘攘不断,苏纯一边吃着夏初心给的糖,一边对慕云天问到:“你一整节课都在干嘛,头都不抬一下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朝苏纯看来,苏纯也再次收到了夏初心给的一颗糖,剥开,放进嘴里,此时苏纯口中含着两颗糖,慕云天皱眉,紧紧盯着苏纯,而苏纯有些懵,然后又收到了夏初心递来了一颗糖,依旧剥开,放到嘴里,此时苏村口中含着三颗糖。

    两边脸都被撑的鼓起来的苏纯,也皱眉看着慕云天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看我干什么?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眯起眼睛:“你难道不觉得,你含着的糖,有一颗是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怔,扭头看向身的夏初心,夏初心再也没忍住,笑的花枝乱颤,笑的肚子都有些疼也停不下来,苏纯晕了,有颗糖还真是给慕云天的,将口中的糖都挪到嘴一边,方便和夏初心说话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终于强行忍住了笑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糖没了,苏纯一脸歉意的看向慕云天:“糖没了......”

    慕云天脸黑,夏初心又笑了出来,苏纯以为糖一共就三颗,将目光看向夏初心:“亲爱的你会嫌弃我吗?我分一颗给你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也依然在笑:“我口中有啊。”

    苏纯:“在哪?我怎么看不到?”

    夏初心:“一颗糖当然看不到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