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:钞能力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“噗...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前一句时,苏纯有些疑惑,但是慕云天的后一句吓得苏纯直接将含着的水给喷了出来,不停咳嗽着,夏初心抱着孩子愣愣的看着两人,慕云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呛水的苏纯。

    将水杯放下之后,苏纯有些狼狈:“我去下洗手间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便跑出了包间。

    “妈妈~”

    艾菲尔见苏纯跑里出去,在夏初心怀中跳了起来,夏初心忙揪住小家伙安慰着:“不怕,你妈妈一会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那边,好不容易才让小家伙安静下来,而跑到洗手间的苏纯,正捧着凉水往脸上扑,脸上都湿哒哒的才冷静了一些,愣了一会才擦汗脸上的水,想着:慕云天说的话是啥意思?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想着又是一怔:自己慌什么?就算真发现了也没事什么啊,不过是帮初心摆脱那些烦人的追求者,自己才扮成她男朋友的,相熟的人自己又没隐瞒过。

    想到熟人苏纯又是一愣,有些晕:对啊,自己和慕云天连熟人都算不上,想这些做什么,自己高兴不就好了吗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去洗手间的苏纯会到了包间,神色如常,包间已经在上菜了,到了包间的苏纯有说有笑的吃起了菜,夏初心却是像在强颜欢笑,小生怕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慕云天在苏纯进包间时先是一副平静的神色,渐渐的又皱起眉头,因为苏纯进来后的表现,完全让人看不懂,大大咧咧的。

    就在慕云天以为自己猜错了的时候,见苏纯伸手去接孩子:“宝贝来妈妈抱,让你初心阿姨吃饭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大惊失色:什么情况?

    夏初心也是愣住了,都不知道是怎么将孩子递给苏纯的。

    接过孩子的苏纯抱着艾菲尔,揉着她的小脸:“怎么了你们,快吃吧,菜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这才将筷子拿起,颤抖着向盘中伸去。

    暮云天的筷子则是戳在碗里,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纯说道:“你刚说你是孩子妈妈?”

    苏纯看向暮云天,理所应当的表情:“是啊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旁边夏初心再次哆嗦了一下,好不容易夹到碗里,正夹着往口中送的菜,又重新掉了碗里,没吃上。

    慕云天已经凌乱了,紧紧盯着苏纯:“你真是?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最淡的就是,明白了慕云天之前到现在是在试探自己,打断了他的话说道:“是什么?你也想当妈妈?”

    说着将怀中小丫头的小脸对着慕云天:“宝贝,这是谁?”

    愣愣孩子张开了她的小嘴:“妈妈~”

    这声妈妈叫的慕云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:问题是出在这里吗,这个孩子见了谁都叫妈妈?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。

    苏纯心里舒服啊,直接笑了出来:“高兴吗?现在你也是孩子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也在笑,只是没笑出声,在桌子下放苏纯看得见的地方给她竖起了大拇指。慕云天直接脸黑,喝了一大杯水压压惊,才对两人摆手:“高兴,不过孩子有你们两个妈就够了,不用拉上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招呼两人动筷子:“吃菜吧,一会凉了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三人这才算是认真吃上了饭,虽然依旧有说有效,但都是因为逗孩子的笑声,小不点很开心,苏纯逗的有点狠,夏初心出言提醒,别把孩子给笑坏了。

    苏纯摇了摇头:“放心吧,我可是我妈从小逗到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看你与众不同,原来是被你母亲逗坏了啊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的声音响起,苏纯瞬间脸黑,白眼甩了过去:“这多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吗?”

    说着扭头向夏初心:“初心多吃点,反正花钱的是别人,这次他在逃跑我就叫人把他抓回来,我认识的可是有社会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无奈:“我已经吃不下, 孩子给我吧,你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孩子被夏初心抱去,苏纯放开了吃,还瞪着慕云天。慕云天见苏纯这副样子,不和她一般见识,自己也吃的差不多了,放下碗筷说道:“苏纯,其实之前我以为你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一愣。

    苏纯也顿了顿,继续吃着说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慕云天看着依旧不停吃着菜的苏纯,嘴角微微上扬:“那天背你回去后,我以为你是女的,所以将背你时穿的那件衣服洗了十遍。”

    咣当,苏纯直接咬到舌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抱着孩子的夏初心没忍住,直接笑了出来,慕云天直了直身子,再次补刀:“衣服都洗破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沉着脸,将碗筷放在桌上: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在苏纯黑着脸,夏初心忍着笑,慕云天得意的情况下,三人出了饭店,艾菲尔的奶粉也让店家拿来开水冲泡好了。对于慕云天这个人,苏纯心中只有两句话:我苏纯发誓不会在和这个人有什么交际,真的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校门口时,见到了好几个记者,这些见到三人就快速跑来,话筒更是直奔抱着孩子的苏纯,把孩子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们这是你们夫妻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一起几年了,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不领证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说苏先生和夏初心小姐高中就在一起了是不是真的,那时候你们还是未成年吧?”

    “慕云天先生,有舆论说你是两位情侣之间的第三者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些记者的跟发了疯一样,就算是采访奇闻也没有这样的吧,胆子大竟然还将话筒伸向了慕云天进行追问,不怕失业吗这是。

    慕云天皱着眉头,沉着脸走到前面:“你们吓着孩子了,可以回去了,不用送了吧?”

    苏纯拽了拽他,抱着孩子走到说道:“我接受你们的采访,但别吓着孩子,要不你们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感谢苏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群记者连连称是。慕云天皱眉看了看苏纯,苏纯笑了笑依旧抱着孩子,这是都是娱论记者,她想到一个办法,人多力量大,想借助这些人的手给孩子找亲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冷静下来后,记者们开始准备记录,苏纯抱着艾菲尔,也对众位记者开始了讲述:“孩子叫艾菲尔,是走失的孩子,艾菲尔的名字是孩子自己说的,在东南商务街,天桥十字路的小道,被我捡到,当时她身上穿的是粉黄色碎花裙子,躲在一堆旧家具中的一个纸箱里,我送去东南商务街的派出所,但是这个小家伙黏着我不放,无奈之下警方与我们商议,先由我们带着她,等警方查到孩子的身份再通知我们,孩子刚会说话,管谁都叫妈妈。”

    得知尽然是走失的孩子,记者们都很意外,因为和这个学校的论坛谈讨论的出入太大了。

    苏纯见这些人的样子,有说道:“我已经接受了大家的采访,但我希望大家为了孩子着想,将这条消息刊登出去。”

    记者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终还是有人问道:“苏先生,那您和夏初心在交往吗,对于慕云天先生和你们之间的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慕云天眯着眼睛看了这个记者一眼,给这个记者吓的后退了一步,苏纯又上前说道:“我和夏初心的确是情侣,而且初中就认识,慕云天和我们也是朋友,但一起很少能见到他,这次他转学来金陵大学我们是事先知道的,并不意外,至于别的,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,都是舆论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听苏纯如此说,记者们更加没兴趣了,都觉得这趟算是白跑了,不少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,开始打太极:“苏先生,您说的这虽然然是事实,但是没有吸引人的地方,恐怕就算刊登了也没人愿意看。”

    苏纯和夏初心都将眉头深深皱起,这些都是杂志社的人,慕云天这时对这些人说道:“刊登这孩子的消息再加两个条件。一,提供孩子亲人真实消息的,奖励十万元,直接将孩子父母领来的,奖励三十万,直到有人领奖为止。二,得到奖励的人,是看到那家杂志社的消息,奖励该杂志社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两个条件说完,慕云天又问到:“这样可以刊登了吗?”

    眼前这些人,有的早已经开始联系了自己杂志社的编辑。之后,三人摆脱这些记者朝校内走去。

    校内,夏初心向苏纯伸过去了手:“给我来抱会儿吧,这个小家伙挺沉,抱久了手酸。”

    苏纯将艾菲尔给夏初心,一边甩着手一边对慕云天说道:“慕云天,够爷们,做好事你会有好报的放心。”

    此刻苏纯倒是真对这慕云天另眼相看, 果然看人不能看外表,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下也放心了很多,估计会有跟多人为了奖励去帮忙找艾菲尔的亲人。

    果然,钞能力的力量就是强大,半天时间,几乎全城都是相关的消息,铺天盖地,第一家报社:寻人启事,艾菲尔,走失的孩子,艾菲尔的名字是孩子自己说的,在东南商务街,天桥十字路的小道,被苏纯捡到,当时孩子身上穿的是粉黄色碎花裙子,躲在一堆旧家具中的一个纸箱里,已经送去东南商务街的派出所立案。

    第二家 依旧如此:寻人启事,艾菲尔,走失的孩子,艾菲尔的名字是孩子自己说的,在东南商务街,天桥十字路的小道,被苏纯捡到,当时孩子身上穿的是粉黄色碎花裙子,躲在一堆旧家具中的一个纸箱里,已经送去东南商务街的派出所立案。报社联系方式****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