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:消失的胖子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放学时三人带着孩子一起往夏初心家去,慕云天告诉了苏纯,艾菲尔的寻亲启示已经刊登,出的是电子版,苏纯搜到这刊登的消息时,看的大跌眼镜,这刊登的是什么鬼?

    苏纯扭头看向闲散样子的慕云天,扬了扬手机:“这就是那几个人刊登的消息?”

    这两家刊登的这个文章,连事情都没有说清楚,慕云天摇了摇头:“早上来的那几个,不是这两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纯不解:“那这是?”

    却是抱着孩子的夏初心,向苏纯说解了起来:“现在有盗版比正版快的事不少,这些人就是盗版差不多,目的是为了蹭人气,不会管内容,先刊登出来等,到真消息出来时就可以刷一波人气。”

    道理通俗易懂,虽然是不堪入目的文章,但也算是让艾菲尔多了一次露脸的机会,苏纯收起手机看向夏初心:“原来是这样子,我来抱她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伸手的苏纯,夏初心笑了笑:“你不是刚抱过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愣:“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不累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抱着吧!”

    慕云天皱眉:“一个孩子至于吗,又不是你们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心脸色大红,苏纯有些怒,这人的嘴怎么这么欠啊,算了不和他一般见识,偏头挑逗起了夏初心怀中的人。

    小家伙在夏初心怀中不安分了,小手伸向的苏纯,大眼睛水汪汪的:“妈妈~”

    夏初心狠狠瞪了苏纯一眼,不得不将孩子递给苏纯,苏纯忽略了她的眼神,一个劲的傻笑。

    慕云天的声音又不适的响起:“妇人姿态。”

    已经抱着孩子的苏纯,似笑非笑的看着慕云天: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?要不给你抱抱?”

    说着,苏纯停下了脚步,夏初心和慕云天也停了下了,在孩子疑惑不解的眼中,苏纯将这小家伙递向了慕云天,慕云天本人则是皱起眉头,没有伸手,而小家伙看到自己被递给了这个人,直接吓坏,哇~的一下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噗哧~苏纯和夏初心都笑了出来,苏纯连忙哄着孩子,慕云天脸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~”

    “宝宝没事,不哭不哭,不将你送人~”

    孩子哭的伤心不已,苏纯帮小家伙擦着眼泪,不停的安慰着孩子。

    三人缓缓在路上走着,不打算坐车回去,打算逛着回去,顺便买些孩子的日用品,小家伙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了哭声,哭累了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最终三人苏纯抱孩子,空着手的两人,手中也都提着一些装着东西的袋子,带着睡熟的孩子回到了夏初心家后,慕云天在夏初心家坐了一会就回去了,今天苏纯自然也是要在夏初心家留宿,两人一起带孩子。

    慕云天这边,他回到豪宅后,下人们都绷起精神,做事都是小小翼翼的,慕云天能感觉自己满身是汗味,今天虽然不怎么热,但还和那两人走着回去,免不了出些汗,正换衣服准备去洗个澡时,女仆怜音又来了,见到光着膀子的慕云天,怜音又是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在门边不敢看慕云天低着头:“少爷,那件洗十遍的衣服缝好了!”

    嗯?慕云天疑惑回头:“你没丢掉吗?”

    女仆发愣:“少爷要丢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缝好了再丢了就浪费了。李叔在吗?叫他去书房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少爷,我去叫李管家。”

    女仆怜音说完就离开了房门,慕云天接着去洗澡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苏纯和夏初心带着孩子来到学校时,搜索了解到,艾菲尔的寻亲启示,才真的出现在各大娱论周刊,实体报和电子版都有,传播速度非常快,不得不说各家小编都是人才,描述和标题都很吸引人,可惜的是,过了一天依旧没有艾菲尔亲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第三日,慕云天又告诉了苏纯夏初心两人一个好消息,艾菲尔和他们三人都登上了环球杂志周刊,这将苏纯和夏初心的激动坏了,有喜有忧,喜的是这下艾菲尔的亲人看到的机会更大,找到孩子亲人的可能大了很多,忧的是,苏纯和夏初心不太喜欢出名,这下有点难办了。

    在二女带着孩子伤脑筋时,一个惊天消息传来,艾菲尔的父母看到了消息,与环球周刊取得联系,正在赶来的途中,没想到的是艾菲尔竟然是国外的户口,生活也是在国外,奇迹一般漂洋过海出现在了金陵市,又幸运的被苏纯捡到。

    艾菲尔父母赶来时,见到孩子就哭成泪人,原来艾菲尔的妈妈是嫁到国外的,难怪孩子会叫妈妈,父亲是外国人,孩子总算是见到真妈妈了。在和苏纯和夏初心分开时,出现了大家哭笑不得的一幕,小家伙不愿意了,虽然艾菲尔认识她的亲妈,但是小家伙心有点大,想同时拥有三个妈。

    离别时,艾菲尔父母要给苏纯和夏初心一笔钱,被两人拒绝了,好歹孩子也叫了几天的妈妈,两人自认不会收钱,没办法,见苏纯她们不肯收钱,艾菲尔的父母只能作罢,双方留了联系方式,若是两人想见艾菲尔了就去找她,平时也可以和小家伙通个话什么的,至于孩子为什么会丢这么远,夫妻二人没有说,估计其中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艾菲尔离开后,苏纯她们还得去派出所做笔录,慕云天要跟着去,被苏纯忽悠离开了。开玩笑,这人已经叫苏纯哥们了,怎么能让他跟着去派出所,若是去了知道苏纯是女的,苏纯估计会被他笑死。

    这日放学,苏家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啦~”

    苏纯风风火火的跑回了家,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,苏母也知道苏纯今天回家,早早就在厨房里忙活,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,母女很快吃上了饭。

    饭桌上,苏母看着吃饭的苏纯一脸笑意:“纯儿,那个新闻我看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疑惑:“新闻?什么新闻?”

    苏母笑意不减:“就是你和初心带孩子的新闻。”

    苏纯瞬间满脸通红,还上了新闻,她都不知道,苏纯尴尬的看向自己母亲:“妈你知道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孩子可爱得紧,什么时候我也能抱上真的外孙啊。”

    苏纯更加脸红,她明白母亲说的话是啥意思,这个外孙得是苏纯的亲生孩子才算,苏吃饭掩饰害羞:“妈我还小呢,还要充当初心的男朋友,得护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还小?都快二十岁的人了,读书我就不说你了,毕业之后就赶紧找个人嫁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不敢说话了,埋头吃饭。

    夜晚,天已经黑了多时,依旧是酒吧,聚了很多人,以陌含玉的弟弟陌白,和左罡为首,这次左罡也带了不少人,而女朋友却没有再跟着,双方神色都不好,大多都皱着眉头,陌白递给了左罡一张纸:“罡哥,你人脉广,再帮我查查,这是他可能认识的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左罡也褶皱眉头,接过陌白手中的资料看了起来,随后又抬头看向陌白:“老弟,你让我查的这人完全消失的无踪无迹,显然不正常,也已经许涉及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,不如就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陌白叹了叹气摇头:“罡哥,不是我小心眼一定要抓这个胖子,而是现在有人说胖子失踪和我有关系,在胖子那里买过资料的人不少,知道上次我们动手是和胖子有关系的人也挺多,严重的说我买凶。”

    事情越来越麻烦了,左罡也没想到一件小事越演越烈:“好,老弟我接着帮你查,不过有些地方是查不了的,会惹上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陌白有些疑惑:“大麻烦?”

    左罡神色疑重的点了点头:“不错,是大麻烦。消失的这个人关系网很复杂,这个人卖的消息不单单是学校里的,前几日从查到的消息,这个人在校外也做类似的买卖,经常出入在一些鱼蛇混杂的地放。”

    陌白有些惊,看着老实巴交的胖子,竟然是社会上混的:“罡哥,这样的话就不继续查,随他去吧,至于那些说我买凶的舆论,兵来将挡,没做过的事再怎么争辩也不会成事实。”

    左罡见陌白这样,也松了一口气,他就怕陌白会固执,到时候想要的没查到,反而将他自己给搭进去,到时左罡这边多少也会受到些牵连:“陌白老弟,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,我会继续帮你查这个人,至于难办的地方我就不深入了,如果查到消息就第一时间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陌白感激,话都说道这份伤了,左罡的确是条汉子,将自己能做的都做了:“多谢罡哥,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我陌白一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左罡哈哈一笑:“怕是机会不多,我这人喜欢悠闲,感觉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安稳,倒是可以多聚一聚,喝个酒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汉子的爽朗让人赞叹,陌白见此也是无奈,左罡说的是真的,平日里很少见他走动,陌白起身说道:“罡哥,酒也喝的差不多了,不如我们换个地方玩,去歌厅怎么样?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,左罡对陌白摇了摇头:“你们去玩吧,我就不去了,你嫂子还在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左罡也对跟着自己来的人说道:“你们想去的就和陌白去吧,大家都在一个学校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多交流一下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最终有两三个人和左罡离开,随着左罡离开的都是大四的,虽然也想去玩,但是没办法,时间不多了,还是拿到毕业证比较实在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苏纯早早就出了门,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,打算去莫医生那里,上次和莫医生约好没去成,还捡到了艾菲尔,昨晚和夏初心聊过,说自己今天要去长辈那里,也告诉了夏初心,是捡到两人的女儿那天约的长辈,耽搁了好几天了得先去一趟。

    来到诊所时还很早,苏纯见到莫医生也刚巡视完病人的情况,像是刚从病房里走出来,莫医生见到苏纯有些意外,他此时的确正准备往公室走去,身边还跟着一个医生,这个医生苏纯没见过,苏纯连忙跟了上去,笑嘻嘻的打起来招呼:“老莫叔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对莫医生身边的医生咧嘴摆手,这个年轻的医生小伙却是皱眉,没有反映打量着苏纯,苏纯见对方没有反映也没有在意,不识趣就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