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:穿上医师袍的苏纯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莫医生见苏纯这幅样子,笑的很无奈,对苏纯问起了那天没来的事:“上次你在电话里说捡到了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老莫叔,那孩子非常可爱,父母已经找到了,忘了带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纯说着,还拿手机将艾菲尔的照片给莫医生看看,莫医生接过手机,扶着眼镜看了起来,又点了点头,将手机递给苏纯:“挺可爱的孩子,还别说,这孩子与你有几分神似。”

    苏纯憨笑了起来,将手机放进兜里:“老莫叔,你叫我来是有事要我做吗?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之间,几人已经到了莫医生的办公室,莫医生的办公室是他单独设立的,虽然诊所不是很大,两个大型办公室也够,但是莫医生是院长,医院有不少年轻医生,若是和院长在一处办公,难免会有压力。

    见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前,跟在苏纯和莫医生后面,那个不说话的年轻医生也开了口:“院长,那我先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莫医生对小伙子点头点头,摆了摆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对苏纯招呼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莫医生翻箱倒柜,上了年纪的人,自己放的东西自己都难找到,让苏纯等着,等好久都没找到,在一旁玩了苏纯不禁疑惑:“老莫叔,你在找什么呢?我帮你找吧。”

    正在柜子中翻着的莫医生,稳了稳摇摇欲坠的眼镜:“是你那个病的资料,你的酒精过敏很奇怪,有了新发现,叫你过来就是验证看看结果。”

    苏纯无奈:“老莫叔,你给我资料我看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莫医生一怔,是啊,随后将打开的柜子关上,不停的摇着头叹着气:“哎~我都忘了你看不懂,人老了,记性越来越差。”

    苏纯一边把玩着手中在桌上拿的物件,一边咧着嘴笑嘻嘻的说着:“老莫叔不老啊,年轻着呢。”

    莫医生笑得无奈,一边走去座位一边对苏纯说道:“你这嘴再能说,也不可能将事实给说变了啊,我这都快六十了,别人在我这个年纪,孙女也和你的年纪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莫医生唠叨几句,见他坐下,苏纯才又说起了关于自己的事:“老莫叔,我的酒精过敏要怎么做,我会怪怪配个的,这次抽血都不怕,您老人家到时少抽点啊!”

    莫医生见她这咧嘴傻笑的样子,摇头不断,苏纯很怕打针,更不用说抽血了,现在还好点,刚来医院那一会,抽个血没个把时辰的准备工作根本不行。

    “检验要中午之后才能做,现在还早,你去玩吧,没吃早饭就去吃,中午的时候一起吃个饭,你好久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要中午,自己好像来的太早了,现在才八点多:“老莫叔那晚点见,我就在医院里。”

    看着跑出去的苏纯,莫医生又摇头,苏纯这是又打算去当护士了,早在以前,苏纯就将护士的工作学的差不多了,不仅如此,苏纯给别人打针也是非常熟练,对自己打针是百般不愿,但是真往别人身上扎时,下手又快又狠。

    更衣室边上,一群护士私会的地方,到来的苏纯敲了敲门,里面坐着的有四个人,都认识苏纯,惊奇的看向了门边的她:“苏纯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说话的叫项婷,老熟人了,苏纯一边进门一边打量起几人,笑道:“小婷婷,你们在聊什么见不得人的话题?躲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几人都比苏纯大,也见怪不怪,项婷一边给苏纯挪位置,让她加入其中,一边红着脸说道:“又乱说,不和你讲。”

    苏纯更加好奇:“到底什么事?你不说我就将你从椅子上挤下去了啊!”

    项婷一惊,自己这是引狼入椅子啊,连忙抓住椅子的扶手。另一人看着苏纯咳了咳:“苏纯你真要听?”

    苏纯点头:“嗯,要听。”

    然后这护士看看房门处,见没人,才俯首低声道:“前夜我和项婷值夜班,一个病人的心率记录器报了警,我和项婷赶过去,看到那个病人在被窝里看小电影。”

    苏纯惊呆了,瞬间满脸通红,项婷见她这样子,笑道:“不说吧,你非要听,听了吧,脸又这么红。”

    苏纯咳了咳:“给找件衣服,中午在医院还有事,现在帮你们一起照顾病人。”

    之后几人给苏纯拿了一件医生袍子,说是另一个女医生的,莫小芸,值夜班,苏纯也认识,穿穿没事,会照顾病人穿什么袍子都一样,说起来苏纯的护士资历比在座的四人都高,当然,是无证的,有人帮忙几人自认愿意,欣喜的带着苏纯去换人来休息。

    病房,几人分开后,苏纯抱着一个病历本走了进来,另外几人在隔壁几间房,这间病房的病人就交给了苏纯了,早上这个时候,有的要打点滴,有的要打针吃药什么的,估计是几人怕苏纯害羞的,让苏纯来的这间病房的病人,只有一个男孩子,和三个妇人,倒是穿着医生袍子的苏纯走进来,房里的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现在穿着医生袍子的苏纯样子很帅气,标准的一个年轻美男子,一看就觉得像电视里才有的那种,苏纯抱着登记好的本子走到先走到最里面,靠窗的那个床位,小男孩呆呆的看着苏纯过来,还不知道今天换人给他打针。

    苏纯翻着本子,又看着小男孩,其实男孩个子也不小了,只是外表稚嫩:“你叫韩再兴?十五岁?”

    小男孩呆着回答:“是的医生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别的病人也在看着苏纯,苏纯笑着对小男孩说道:“别紧张,今天换我给你打针。”

    呆呆的男孩忙说着:“哦哦,好的谢谢医生。”

    苏纯一边拿出准备注射的药剂,一边交代男孩:“把屁股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男孩熟练的露出半边屁股,依旧看着苏纯,只见苏纯飞快的敲掉,装着注射的玻璃瓶顶端,几下就将三支药剂调对对好,对着空气滋了一下,动作快的吓呆小男孩,对着将针管里的空气都滋出去之后,苏纯拿着针,一脸笑意的走向了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孩吞了一下口水,苏纯给他的屁股先擦药水,小男孩哆嗦了一下,竟然哭丧着脸看着苏纯:“医生,能不能不打针啊?或者,换之前的姐姐给我打针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弯着腰已经准备下手的苏纯,扬了扬嘴角,眼睛看着他:“你还在读初中吧?”

    小男孩点头刚要说话: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针头已经扎进了屁股,突如其来的呐喊吓坏不少人,同在一个病房的三个妇人,吓的差点背过气去,苏纯皱眉问道:“很疼?”

    小男孩愣愣的,感觉一下自己的屁股还在不在,随后有些懵:“不疼......”

    苏纯无语:“那你叫这么大声?”

    针还在自己屁股上插着,药水一点点减少,松了口气的人哭丧着脸说道:“我的哥啊,你下手太突然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进来,正是那个年轻医生,他是隔壁的两个病人的主治医生,听到叫声赶来查看,愣在门口。给男孩打完针的苏纯,又准备被别人打针,见到了门口的人有些意外,也没有多在意,而那个年轻的医生就这样看着,也没有打搅了苏纯,看着苏纯熟练的调配注射药剂,门边的人皱眉。

    苏纯拿着针筒走到需要打针的妇人旁边时,妇人却是迟迟不动作,这个妇人三十多岁的样子,苏纯不得不说道:“放心吧大姐,不疼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有些脸红,看了小男孩一眼,小男孩笑了笑点头,得到确认的妇人看向苏纯,还是不做准备工作,扭扭捏捏的,苏纯无语:“不用害羞姐姐,我是女的......”

    妇人惊呆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纯,别人也都惊呆了,小男孩口中都能放进去一个鸡蛋,门边的那个年轻医生也差不多,苏纯眼前的妇人回过神后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却是更加脸红,苏纯对着门边咳了咳,然后那个医生一怔,走了。

    最终在妇人扭扭捏捏的情况下给她打了针,之后又给另外两个妇人打了吊针,做完这一切的苏纯端着盘子抱着本子,也离开了病房,到了丢垃圾的地方,苏纯熟练的将垃圾分类放进去装好,现在别的几个护士还没出病房,到这里来丢垃圾的就苏纯一个人,苏纯也打算先找个地方休息会儿。

    “莫小芸~”

    正往前走的苏纯听到了身后的叫声,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莫小芸你等等~”

    声音又叫了一句,苏纯一愣,回头,见走廊上站着那个年轻的医生,走廊只有她和这人:“你叫我?”

    对方皱眉:“是在叫你......”

    苏纯了眼自己身上,胸前挂着的牌在,有些晕,忘了自己是穿着莫小芸的衣服,还挂着莫小芸的名字。这个年轻的男医生也走了过来,和苏纯打起来招呼,对苏纯问道:“你是实习还是转院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苏纯看了一眼远处的休息区,指了指,两人一边走一边说,苏纯笑着说道:“我都不是,你呢?”

    对方脚下顿了顿,又快速跟上:“我是实习医生,来一个月多了,之前值夜班,对医院都熟悉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恍然:“才一个多月,难怪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已经到了休息区,苏纯看了这个人一眼,对方满脸都是大写的疑问,苏纯坐下后,指了指对面的椅子:“你不坐吗?”

    椅子是好几个连在一起的,这个医生带着疑问走前两步,正准备坐下时,又听苏纯说道:“你前面的那个椅子是坏的,坐下去有点歪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怔,伸手按了按,果然这个椅子在晃来晃去,真是坏的,对方更加疑惑,在旁边坐下后看着对面的苏纯问道:“你是医院的前辈医生吗?你年纪很小的样子!”

    苏纯笑了笑:“我不是医院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对方晕了:“不是医生?这个坏了的椅子你坐过?不对啊,不是医生怎么穿着医师袍?你就是刚来的医生对不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