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:红楼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苏纯忍着笑:“不是医生,不是护士,也不是新来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摇头肯定:“不可能,你就是新来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苏纯伸手挡着快要笑出声的嘴,咳了咳:“三楼左边阳台,上面有五个坑,二楼就是这层,尽头那边病房门外,地上的瓷砖有块是破的,楼下大门的柱子,从下往上第五层,上面的有个装饰是可以取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听的目瞪口呆,苏纯说完就见他起身离去,这是去验证去了,苏纯险些笑出了声,这人现在的样子,和自己早上刚来时,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苏纯你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去做护理的几位护士也陆续走来,接下来苏纯不怎么忙,几乎都是在休息,那个去验证的医生苏纯没有再见到,估计去忙了。

    中午,苏纯和莫医生吃了饭之后,两人聊了一会苏纯的症状,说是苏纯的细胞中那个对酒精过敏的会随着时间改变,此时苏纯手中正拿着一杯酒,52度的烧酒。

    苏纯有些激动,小心翼翼的捧着杯子:“老莫叔我喝了啊!”

    莫医生点头:“喝吧,我在旁边看着。”

    苏纯先是抿了一小口,不辣,只觉得香醇,又抿了一口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“挺好喝。”

    说着苏纯又要将酒往嘴里送,被莫医生拦下。

    “就喝这两口,先看看情况。你在旁边坐着,有哪里不舒服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纯放下了酒杯,乖巧的在一旁坐着,安静的看莫医生办公。莫医生时不时问问她的情况,确认人还在清醒着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苏纯依旧感觉良好,听莫医生的吩咐,又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依旧是在办公室坐着,苏纯无聊的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又一个小时后,苏纯依旧还是感觉良好,莫医生也给出了结论:“苏纯啊,你这个酒精过敏很异常,只有早上会过敏,也就是醒来到中午这段时间。中午之后到到晚上入睡之前,是对酒精免疫。”

    苏纯有些懵了,她还以为自己的酒精过敏好了,没想到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莫医生又交代苏纯:“最好还是不要喝酒,毕竟这种情况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这样,也不要熬夜,估计喝睡觉时人体内的一些因素有关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的苏纯郑重说道:“老莫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莫医生点了点头:“那你先回去吧,今天时间还早,你刚喝了酒就不要去远处,有什么症状及时来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莫叔那我先回去了,你也早点下班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不用操心了,我这也忙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走出医院时还有些懵,不过很快就回到家,在家呆着,无聊之余,看看电视看看书什么的,告诉了夏初心明天再去找她玩,苏母下班回到家时,见到苏纯倒是很意外,但是见苏纯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,惊喜大于意外。

    第二日依旧没上课,这个周末两天都休息,还是很悠闲的。上午苏纯正准备去夏初心哪里一起玩,或者学习时,突然接到了陌含玉的电话,说陌白被抓了,与一个失踪的人有关,被按照买凶罪名调查,这可把苏纯都吓的不轻,陌含玉让她帮忙在学校查一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苏纯急匆匆的跑去学校,将消息告诉了夏初心,夏初心也吓的不轻,说要去学校找苏纯,不过被苏纯说服在家,让夏初心问问那几个她有好友的同学,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天,苏纯到学校见到了好多人,都是陌白平时的好友,左罡一群人也在,像是在讨论什么事情,苏纯快速走了过去,看到苏纯众人都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左罡上前说道:“你们来了,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苏纯一愣,我们?回头见慕云天就跟在身后,吓了一跳,这人走路没声音的吗?

    慕云天先开口,对左罡问着:“将你知道的消息都告诉我吧,陌白让我来找你了解情况。”

    现在也不是什么藏私的时候,在说了也没必要藏私,左罡如实讲述起了要素,苏纯也听了起来:“失踪的这个,就是上次我和陌白闹矛盾的元凶,在学校售卖各种小道消息之类的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罡哥,叫毛柘”

    身边人一提醒,左罡恍然:“对,叫毛柘。这人在校外也是做这个买卖,经常混迹在鱼蛇混杂之地,虽然是个小人物,但是手段挺有一套,还经常出入红楼,红楼是北山的产业,北山手下有很多小混混和大混混,私底下叫北山帮。据说毛柘这人和保义也有搭上线,不知真假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听完,皱眉说道:“行,晚上我去红楼看看有没有消息,你们就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罡虽然有心,但也没办法,毕竟他们要是惹上北山的就永无宁日了,但是慕云天不同,慕云天不仅有钱,家世也很大,本人还有手段,北山只会避让。

    之后众人分道扬镳,左罡他们接着去寻找,苏纯则是和慕云天在学校逛了一圈,看看有没有发现。两人逛着时,苏纯看向一边的人:“慕云天,红楼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慕云天一怔:“唱歌跳舞的,和酒吧差不多......”

    苏纯歪着头想了一下,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样子:“我没去过酒吧,能形容一下吗?”

    慕云天顿了顿:“忘了你对酒精过敏,没去过酒吧很正常,至于红楼,无法形容,总之很危险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吧?”

    “危险你还去?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的陌含玉的电话,答应帮她查查陌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陌含玉真挺熟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挺熟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。夏初心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你关心初心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关心,只是好奇你跪搓衣板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人吧,不说话还行,说话就很欠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不知不觉走到学校有些荒凉的地方,远方有座房子,像是堆垃圾的地方,但是没有垃圾,而且前面几米处的土,和现在两人站着的地方颜色都不一样,草都不生长。

    慕云天看着前面有些破旧的房子,对苏纯问着: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两人依旧在走,缓缓朝屋子接近,还差几步就踏上了不一样的土,苏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看到前方的房子,听到慕云天的话抬起头,一时间脸色煞白,赶紧停下抓住慕云天的手,两人再走两步就踏上了前面不一样的土。

    慕云天疑惑回头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苏纯白着脸没有说话,拉着慕云天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慕云天则是看着自己被拉着的手,若有所思,掌中的手很柔滑,很软,慕云天不由的轻轻紧了紧,没有发现的是苏纯的手有些颤抖,不是被他捏了捏颤抖,而是一直在颤抖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很远后,已经看不见之前的房子,苏纯喘着粗气停了下来,脸色好了一些,但是依旧苍白,两人的手依旧握着没有松开,慕云天见苏纯停下,又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苏纯又紧了紧握着的手,拉着慕云天继续往前走去:“以后不要再来这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皱眉:“你要抓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苏纯突然一顿,触电般的把手快速收回,脸色羞红的无地自容,脸红到脖子根,走在前方的步子加快了些,不停的呼着热气,不知道是羞涩成这样的,还是走热了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走在后方的慕云天自然不知道前方人的样子,开口道:“说说吧,到底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苏纯没有回头,脚下的步子慢了下了:“金陵大学有四个传说,一个比一个恐怖,第一是:荷花小湖有妖怪,会吃人。二是:小树林消失的落叶。三是:打不开的房子,就是我们刚刚见到的那个,那个房子见到都会倒霉,没人打开过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眉头皱的更深:“迷信,都是假的。还有一个呢?”

    苏纯松了一口气:“我也愿意相信这是假的,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去了。第四是:灯上的影子,离刚刚我们去的哪里不远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依旧皱眉,苏纯回头看了眼他的样子,没有再多说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到处找消息和线索,累了就歇会,很快到了晚上,两人随便找了家餐厅吃过晚饭,就往往红楼去,在苏纯的软磨硬泡之下,慕云天同意了让她一起去,到了红楼外面时,看着气派的红楼,苏纯又想退缩了,目光望向旁边的慕云天:“你带一个人进去,能护住这个人的安全吗?”

    显然苏纯指的这个人就是自己,见苏纯的样子慕云天没有什么表情:“你在外面等我吧,我一个人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纯豪气的说道:“那怎么行,你不是说红楼很危险吗?我得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一愣,暗道:感情他是觉得危险才陪自己来的,人倒是不错,配得上夏初心,只是还没进去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危,这胆子小的,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“要去就跟着我,怕危险就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说着已经迈着步子往前的红楼去,有些犹豫的苏纯回头看了一下后面,条条有些旧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,赶紧追着慕云天跑去,外面一样危险,还可怕......

    红楼里,苏纯惊呆了,真的是红楼,到处都是红色装饰,她很喜欢红色,眼前的场景真的将她的眼球惊艳了,太美了,这明明就是一个酒楼,一个歌舞酒楼,中间吊着一个大红灯笼,看着得有五六层,还只有楼梯。里面人很多,一看都是富得流油那种。场中还有人跳舞,还是穿古装跳的,不少人在喝酒看戏,慕云天带着她往楼梯上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