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:看戏 -《女装是不可能的》
    在慕云天的带领下,两人一直上到三楼,才没有继续往上面去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认识慕云天还怎么的,一路上有好多人打量着两人,苏纯也打量了一下这些人,走在前面的慕云天面无表情,只是偶尔回头看一眼苏纯,是在看苏纯有没有跟丢。

    在苏纯左顾右看时,耳边传来的慕云天的声音:“别跟丢了,你要是被人拿去卖掉就难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纯扭头看着前面的人,又看到前方不远处,一个穿着妖娆的,样子狐媚的女子正迎面走来,这女人看着也不是没有钱的人,但是身上的衣有些破烂,只剩下少许遮住主要地方,很多地方都在空气中露着,看的苏纯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女人是路过的,但是却见她走到慕云天面前停下,苏纯也跟着慕云天停下,眼睛打量着这个女人,看样子她应该和慕云天认识,果然,这女人和慕云天说起了话:“慕少,怎么有空来红楼啊?慕少上次来还是一年前了。”

    慕云天不快不慢的说着:“查一个人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手机里那失踪胖子的资料给对方看了看,对方像是有些意外,看着手机里的人皱起了眉头,又对慕云天说着:“慕少玩着,我去给你找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个女人又看了苏纯一眼:“慕少,需要给安排玩伴吗?”

    慕云天摇了摇头:“不用,自带玩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这女人惊讶的眼神,领着苏纯从她身边走过,继续向前走去,苏纯在与她擦肩而过时,也看见了她身上衣服的牌子,是铭牌超级贵那种,难怪破成几块布条还穿着,估计是舍不得丢,不禁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慕云天带着苏纯进了一个小房间,打算在里面等消息,闲的的苏纯就像慕云天询问:“刚刚那个女人说的,安排玩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慕云天神色自若的说道:“就是陪玩,促进消费的。”

    苏纯点了点头:“不是很懂。”

    俩人在房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外面那些看歌舞的是不是欢呼一下,偶尔能听到声音的苏纯将脖子伸的长长的。楼层小房间很多,此时有个房间中坐着两个男子。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,两人身形都很魁梧,是两个大汉,中年人脸上胡子不长,样子看上去很沧桑。

    刚才这两人是在外面楼道里看歌舞,由于隔得远,苏纯和慕云天没有看到,但是这两人却是都看到了慕云天和苏纯,见慕云天带着苏纯进了房间,这两人也进了一个房间,此时这个中年人正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中年人的神色,年轻人有些疑惑: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眼前被他叫大哥的人,是从见到慕云天时开始皱眉的,慕云天这个年轻人也认识,此时在猜想是不是跟慕云天有什么关系,中年大汉看向眼前的坐着的人:“小帅,你可还记得小四被刀那天晚上,我们赶去在路上遇到,还差点撞到的人吗?”

    被叫称作小帅的人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,自己就跟在大哥身边,恍然大悟:“大哥说的,就是那一男一女吗?难怪刚刚就觉得,慕云天身边的这个男子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点头:“没错,想不到还能遇到这人,看样与慕云天挺熟,之后你去查查这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年轻有些惊讶:“大哥要查这个人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摆了摆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:“第一次见到这人时就觉得熟悉,像我一个故人,那个故人对我有恩,算是恩人,现在我也算过的不错,如果真是那个故人,这分恩情不可不报。”

    得知事情竟是如此,年轻不敢怠慢:“大哥放心,回去后我就去查,有什么要注意的吗?”

    眼前的年轻人跟随自己好几年了,看着年轻做事稳重,中年人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别得没什么要注意的,不要打搅人家的生活这些你都懂,只是有一点,我那个故人是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年轻一愣,想着:女子?难道是和慕云天来的这个男子,的母亲?关系是上一辈的话,的确不太好查。

    年轻人在想着时,中年大汉的话还没说完,接着说道:“算起来,当年的小姑娘,也和今晚见到的这男子差不多大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惶恐,瞪大眼睛:“大哥你是说这个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中年人见人前人的样子:“大惊小怪......”

    这叫小帅的年轻人擦着汗,回想着刚刚见到苏纯和慕云天时,两人的样子,将苏纯脑补成穿上女装的样子,魁梧汉子哆嗦了一下,害怕,不停的蠕动着喉咙。

    中年人敲了敲桌子:“怎么了你,去看看外面的情况,我们收到的消息应该不假。”

    小帅回过神忙着起身:“好的大哥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苏纯和慕云天这边,慕云天一直神色不变的坐着,渴了就喝水,还吃了桌上的一些水果,苏纯现在却是在屋内走来楼去,不停的晃着,红着脸躁动不安,刚刚她听到隔壁房间有声音,想去听,慕云天却说最好别听,不信邪的苏纯偏不信,将耳朵扶着靠在墙上,等了一会传来几声嗯嗯啊啊的声音,吓的她差点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慕云天看不下了:“你别晃悠了,走来走去的头晕。”

    苏纯红着脸看向了慕云天,突然仔细打量起了慕云天的样子,一时间苏纯有些呆住了,慕云天真的很帅气。

    他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,浓密的眉毛叛逆地微微向上扬起,不是很长而微卷的睫毛下,幽暗深邃的冰眸子,显得狂野不拘,有些邪魅性感。英挺的鼻梁,也许是刚吃过水果,粘了湿润,嘴唇像玫瑰花瓣一样泛红,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,整个人又无意中发出一种威震的气息,俊美的脸上时不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。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慕云天见苏纯这样看着自己,眼中还放着光,给吓了一跳,出声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的苏纯瞬间清醒了,自己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心跳的飞快,慌乱的说话的都有些结巴:“没...没干什么啊......”

    好在,房门被敲响了,苏纯忙着跑去开门,门打开后,外面站着的是之前见到那个女人,手中拿着一个小东西,应该是优盘,门外的女子见到苏纯愣住了,只见苏纯满脸通红,额头微微出着细汗,身上散发着一众奇怪的气息,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见门外的人迟迟不进来,里面传来的慕云天的声音:“别堵着门,让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苏纯皱起眉头,这么大个门,四五个人并排都都能进来,自己还是站在门边,慕云天这是什么意思?听来慕云天的声音,门外的人也回过神了,对着苏纯微微一笑,走近房间,苏纯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站在门边,抱起手看着屋内开始交谈的两人。

    女人向慕云天递过手中的东西,微笑着:“慕少,这是你要的东西,我可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你给拿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门边的抱着手的,靠着门的苏纯撇了下嘴:一个小小优盘有不重,还废了好大力气。

    慕云天接过东西,将东西装进兜里,也微笑道:“谢谢爱妃了,有空的时候一起吃个饭,这才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抱着手的苏纯不小心将自己给掐了一下,腹中一阵反胃,胸口有奇怪的感觉,有些酸,看向两人的目光渐渐便冷,转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屋内的两人又谈了几句,等慕云天再次看向门边时,原本站在那里的人已经不见,不禁皱眉,对屋内的女人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,下次再聊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看着慕云天匆忙的样子,又看着门边那人已经不知何时不见了,看样子慕云天是去追那人了,很快慕云天的背影也消失不见,屋内的人皱眉也出了房间,刚刚给自己开门时,那个小哥哥满脸通红,显然是不正常,现在慕云天又急匆匆追去,皱眉的女子更加疑惑,在猜测两人之前在屋内做什么,以及给他开门的人和慕云天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追出门的慕云天急匆匆往楼下追去,上面一般是没人上去的,苏纯只有可能是往下面去的,而苏纯此时正在一楼,在人群中看台上的姑娘门跳舞,时不时和众人一起拍手叫好,这些姑娘们跳的确实不错,一身古装,舞姿轻灵,身轻似燕,身体软如云絮,双臂柔若无骨,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,如花间飞舞的蝴蝶,如潺潺的流水,如深山中的明月,如小巷中的晨曦,如荷叶尖的圆露,如饮佳酿,醉得无法自抑。

    苏纯先是在人群中偏后方,还好她身高不算矮,姑娘们跳舞也是在台子上,否则只怕够不着看,而她看着看着就不知不觉站在了人群前面,一个劲的为姑娘们拍手叫好,声音最大,和女人喊声一般无二,慕云天找到苏纯时,直接愣住,他从未见一个人的笑容会这样让人失神,苏纯此时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,本想叫苏纯的慕云天,从苏纯一边的人群中来到了苏纯的后面,没有叫她,一起看起了台上的歌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几个姑娘跳的真不错,慕云天也认真看了起来,台上灯光,一片柔和。如同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蕾,待时而放。又如同吸着丝丝春雨,正徐徐绽放的荷花。枝叶慢慢向天伸展,一个个身着粉红纱衣的姑娘,拿着三尺长剑,翩翩起舞,如仙女,似蝴蝶,犹碧玉。蒙蒙灯光中,又几个舞着剑的绿衣姑娘,如绿叶一般,娇翠欲滴。风吹叶动,那位红衣姑娘犹如一朵带露的荷花,在一片片绿叶的掩映下,婷婷玉立,娇艳动人。

    场中的光线有些暗,不如台上,苏纯不小心踩到了别人的脚,慌忙回头准备道歉,见到被踩到脚的人苏纯愣住了,就这种愣愣的看着身后的人,被踩脚的慕云天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人。